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春风涵棠最新章节

十、所谓过去

春风涵棠 | 作者:野安 | 更新时间:2019-09-19 19:31:23
推荐阅读: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快穿】高潮不断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老师很温柔(h)呻吟调教日记淫欲转学生共夫(总攻NP)-v文军校S级雄子教官[总攻]-v文
    要说这半山疗养院条件是真好,可惜那哭得一cH0U一cH0U的人连路都快看不清了,只依稀被谢涵拉着,好像到了个什么房子里,老头就算坐在床边,背也一点没有松懈,只沉默地看着谢棠。

    三人一时无话,只不过那即使被拼命压抑的cH0U噎声在这屋子里简直落地成响,谢棠着急止哭,偏偏老天不买她的账,竟憋出了个哭嗝,她望着地面,那明晃晃的木地板好像在提醒她,这里并没有什么洞可以让她钻进去的样子。

    最后还是老头败下阵来,那轻轻的叹息就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那是一双饱经风霜的手,厚厚的老茧好像隔绝了老人手心的温度,却又在握紧的瞬间爆发出惊人的热度。谢棠当然是不会反抗的,乖乖的被老人拉到身前站定。

    陈渊一辈子都是个粗人,后面生的两个又都是儿子,哄小姑娘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但谁叫这个人一哭起来就有让人心软的魔力,那双原本还在温暖她小手的大掌下一秒就笨拙地帮她抹着眼泪。

    本来就没有指望那双做农活的手有多么灵巧,但那粗粝指腹划过nEnGnEnG的脸颊,带出的红痕还是让谢涵微微皱起了眉,特别是那小人一脸心甘情愿,甚至忍痛还把脸凑上去的狗腿行为,更是让男人气闷,本来也没打算多呆,淡淡交待了句“:老付找我下棋。”随手把门带上,T贴地把空间留给他们二人。

    关门声就好像一个信号一样,谢棠立马窜到了老人身边,小手挤开老人的臂弯,就差把头在那宽阔的肩膀上蹭来蹭去了,这原本也是谢棠的“三件套”,不管是对谢涵还是陈渊,套路都一个样,要说没什么新意那是真的,但谁叫人家就吃这一套呢。

    把她小小的手蜷握在手里,陈渊问她“:棠棠,你这次回来,真的想好了吗?”

    心脏仿佛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击中,一时间酸软难明。

    她也想问自己,想好了吗,值得吗,脑海里又晃过那个人的脸,微笑着的,生气着的,心痛的,难耐的。

    好像“兄妹相J”都不再是理由。

    她看向老人的眼睛,语气是从所未有的坚定,“:我想好了,真的。”

    陈渊放开了她的手,心一下子就凉下去了,痛得和两年前那个夜晚没什么两样。

    那怔愣只在一瞬间,陈渊已经开始在床头的cH0U屉中翻找起来,他转过身,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用力得骨节泛白。

    他又重新坐回了床边,把这份文件交给谢棠,声音里有淡淡的无奈和伤感,

    “:棠棠,这份领养协议你自己收好,谢涵一直在找,但我都没给他。”

    白纸黑字分明极了,好像给了她光明正大喊出那个称呼的理由,“:爸......”

    陈渊眼底的红sE来得快也去得快,他到底是不太适应小姑娘眼泪汪汪的样子,语气虽说不耐烦,但手上给她拭泪的动作到底是带了几分温柔和怜惜,

    “:别哭了,你看你,好不容易才回来,哭得跟个小兔儿似的。”

    小兔儿在陈渊面前可乖,一声就收了,陈渊满意了,拉着小姑娘检验他的“革命成果”去了,根据地那都是逗老付玩儿的,小姑娘就是要娇养,钓钓鱼啊,编个花环什么的。

    那爷俩出门玩去了,隔壁房间的局势可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谢涵执白,付振明棋风强悍,捭阖之间颇有大将之风,黑子竟隐隐有侵吞之势。

    明明已有败局之象,那年轻人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信手执棋,间或啜一口今年新上的毛尖。

    虽说这下棋本来就是为了静心,但付振明怎么忍得住,谢老二,也就是谢棠,当时在圈子里取的这个诨名,足可见这人是多么具有不同于其他nV子的奇特气质,他本来和陈渊不是一个圈儿,只是对陈渊这个养nV有所耳闻,但这小姑娘y生生称了个男X行二的名,这就很有意思了,他在谢涵面前到时从不装腔作势,想问就直接说了,

    “:哎,谢老二回来啦?”

    “:嗯。”

    嗯?嗯就完了?付振明挡了他正要落子的手,那一双大眼明晃晃的显摆着两个字——好奇。

    谢涵微g了唇角,这陈叔和老付,真是如出一辙。

    “:这不人都在您跟前过过眼儿了不是么?”

    老付嘀咕“:那不是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被陈老头拐走了嘛?”语气中好像还有一丝遗憾。

    谢涵拂开了他的手,闲闲落子,只当做没有听到,或者说,不想回答。

    谢涵这个人就是这样,看着不咸不淡的,感受到的是春风拂面,拂过了也就过了,里面根本什么都抓不着。

    当然啦,付振明可不是这么不知情识趣的人,他只是,擅长Si缠烂打罢了。

    “:哎,我说,老陈这个人,还真挺好玩儿的。”

    语焉不明的一句话,谢涵不用抬头就知道他想试探些什么。

    “:壮得跟头牛似的,那脑子也跟牛差不多,就一根筋儿......”

    谢涵还没等他说完,就苦笑着说道“:付叔,我说了我不会对陈叔g什么的。”

    付振明腹诽,这哪儿说得准啊,这人不都被你丢到这儿了吗,这儿对别人来说那是想进都难,对谢涵来说,只有他想不想让人出,陈渊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坦白来说,付振明不是没想过把陈渊弄出去,但第二天他就认识了谢涵,也是像今天这样,喝杯茶,下盘棋,然后就不了了之了,再说陈渊,那真是一头老倔牛,摆明了就是要跟谢涵对着耗,一个不让出,一个宁愿自困,倒显得他里外不是人。看在好歹是同一个“革命根据地”的战友,这样的敲打也算是例行公事了。但今天,谢棠来了,付振明敏感地察觉到有什么事好像变了,都说平静的水流下都是急速的湍流和漩涡,他倒是要看看,谢涵这塘子水,搅起来是个什么风景。

    棋下得越来越快了,谢涵不一味拘泥于正路,经常使暗招,并且都是在细节上蚕食黑龙,黑龙来势凶猛,直取白龙腹地,转瞬间提子大半,中腹气数大破(注1),付振明有些得意,这年轻人嘛,还是有点沉不住气。这下棋就如做人,成败就在一瞬间。

    轮到谢涵走子,那白子很不起眼,却恰恰下在黑龙的“眼”上,付振明一下子坐直了。

    劫杀!

    毫无疑问,这个劫相当的漂亮,正是出其不备、扭转乾坤的一手妙棋。

    付振明若应,黑龙前冲之势必阻,若不应,可谓是后方失火。

    在谢晗看来,不过也就是早Si晚Si的区别罢了。

    本着国际人道主义JiNg神,谢涵赢了他一个半子,同样赢回了老付的忿忿不平,

    “:这苦r0U计使得好啊,亏你也舍得。”

    谢涵本着对输家的T谅,说“:不自伤八百,怎么瓮中捉鳖?”

    付振明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如果他有的话,不过他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说出口的话直剌剌地向谢涵刺去,

    “:谢棠回来,是不是也是你的“翁中之鳖”?”

    啧,好一个诛心之问。

    作者有话说:拖更的我突然出现。

    注1:棋子的气:一个棋子在棋盘上,与它直线紧邻的空点是这个棋子的“气”。棋子直线紧邻的点上,如果有同sE棋子存在,则它们便相互连接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T。它们的气也应一并计算。棋子直线紧邻的点上,如果有异sE棋子存在,这口气就不复存在。如所有的气均为对方所占据,便呈无气状态。无气状态的棋子不能在棋盘上存在,也就是——提子。

    棋盘可分为“角”、“边”以及“中腹”

    围棋规则规定,打劫时,被提取的一方不能直接提回,必须在其他地方找劫材使对方应一手之后方可提回。依靠打劫取胜才能将对方棋子杀Si,也称为“劫杀”。

    其实本人没有围棋的实战经验,但写作这个过程就是会接触到以前你不了解的东西,你通过写作场景的描述,相当于去感受和了解,这对我来说,就是写作的魅力吧。
春风涵棠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chunfenghant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快穿】高潮不断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老师很温柔(h)呻吟调教日记淫欲转学生共夫(总攻NP)-v文军校S级雄子教官[总攻]-v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