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

天才相少_第3页

天才相少 | 作者:王大忽悠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41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

记者陈笑笑了。

    要说楚天机还真是得罪人的命,在警探所门口堵他的,可不止小辣椒和王振乾。陈笑笑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也恨得银牙咬碎!

    “要不是这小子,我都已经蒙混过关了!哼,居然害得本小姐验身,真是奇耻大辱!”陈笑笑坐在车里等这小子出来,决定非要问个清楚,这小子是不是认识自己,怎么知道自己还是处?

    不过陈笑笑也没想到,这厮人缘竟然奇差,刚出门就被人截住了。作为一个很敏感的“实习记者”,陈笑笑顿时拿出手机一边拍摄一边幻想着某个无耻保安员被人痛扁的画面。

    可是陈笑笑根本没想到,事情的发展竟然远超她的预料!

    这个瘦巴巴的小保安员竟然战斗力惊人,一掌就把那么大的大模子拍翻了!

    不过陈笑笑还没来得及吃惊,她美眸中又射出鄙视,“这个混蛋竟然连女人都打!真是警界败类!”

    “哼,你完蛋了!我要把这段视频截图放在明天的报纸上,就叫江滨路保安员痛打站街女……这名字很吸引眼球啊!”

    若不是陈笑笑看见接下来的情景,说不定楚天机第二天真的要上报纸。

    不过接下来,出现的事情却让陈笑笑小巧的红嘴唇张开再也合不拢。

    当楚天机围绕着王振乾走动的时刻,他的黑衣身影,仿佛成为幻影一般!陈笑笑发誓绝对不是自己眼花,那种幻影一样的步伐,只有在电影上经过特技处理才能出现!

    更让陈笑笑无法想象的是,当楚天机呵斥一声“封”以后,躺着的王振乾顿时张口结舌,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天!这是什么本事……”若是此刻有人站在甲壳虫车外,透过前玻璃会看见一个小美女墨镜从鼻梁滑下,一双好看的杏仁眼瞪圆。

    这小子是个奇人!

    作为一个“实习记者”应有的觉悟,陈笑笑敏感地嗅到这厮身上的新闻价值,要比“保安员痛打站街女”更加的劲爆!

    “主编教育我们,好的新闻,都是挖出来的!”陈笑笑猛地握握小拳头,决定深挖狠挖一下。

    红彤彤的小甲壳虫车,缓缓开了过去。

    楚天机动用了奇门遁甲不但封住了王振乾的嘴巴,也封住他的心机,至于那个女人小辣椒,印堂煞气更重!

    “小辣椒你大祸临头,好自为之!”楚天机冷冷一句,没有对她出手。

    奇门遁甲,损耗元气,岂能轻易动用?

    何况楚天这身子骨,实在是太过羸弱!

    只是动用了一次封字诀,他已经觉得眼前一黑,脚步都有些凌乱。哪有力量再对小辣椒出手?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小车嘎吱一声停在他身边,车门被人从里边推开,一个好听的女音从车里传来,“上车!”

    “莫非这就是出租车?”楚天机心中一喜。

    “这车来的倒是及时,只是可惜比大唐的车矮了许多。”楚天机心中想到,低头钻进车中,等后背靠在车椅上,这才略微放松,吐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此子体质,太差!”

    “谁的体质太差?”陈笑笑瑶鼻一皱,又道,“麻烦把车门关起来!”

    “哦,好。”楚天机赶紧拉回车门,回头一看,眼睛就是一亮!

 第七章 采访?

    这车把式,好看!

    楚天机一下也没认出戴墨镜的陈笑笑,只是感觉这女人好看。

    漆黑的长发披在肩头,皮肤雪白,墨镜虽然遮住一双大眼,却是显出尖尖的鼻头,红彤彤的小嘴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最诱人的是穿着宽松的T恤,露出一侧盈盈一握的香肩,肩上还露出一根黑色的带子。不知道那黑色带子挂在肩头起什么作用,楚败类很想深入研究下。

    如此佳人竟然在此屈尊做一个车把式?怕是家境贫寒!若是在大唐,自己定要施展一些手段,恩威并用,将其收入房中……败类不由得浮想联翩。

    当然了,大房是不可能,此女身材过于单薄,不利于生养,只能做个小妾……

    陈笑笑要是知道这厮此刻想法,自己连他大老婆都做不到,怕是要当场吐血。

    “嗨,问你话呢,你说谁的体质太差?”陈笑笑也在打量这厮,觉得这楚天机就是一刚出校门的大学生,纯吊丝,也没啥特殊的。

    “好好赶车,莫要多问!”楚天机心说这赶车的虽然漂亮,可是不懂规矩。你赶车的怎么能打听雇主的事呢?

    “赶车?”陈笑笑一口差点没笑喷出来。

    土豹子。陈笑笑心里鄙视了一句,却是露出雪白的牙齿,小狐狸一样笑道,“楚探员,看在我这个赶车的辛辛苦苦送你一程的份上,你是不是愿意接受我的采访呢?”

    “你认识我?”

    听陈笑笑一句楚探员,楚天机一愣,再仔细一看,这才恍然大悟,“哦,你就是那个记者……你戴个黑眼镜我倒是不认识了,见谅见谅。”

    “那再看看是不是?”陈笑笑歪过头,把墨镜拉下一点,露出一双动人的杏眼。

    楚天机暗道,“此女黛眉婉转,目光如春水,温柔多情的面相,大唐后宫之中也少见这种好货!”

    他眼光再一低,映入眼帘的是一副让他喷血的景象。

    原来今天陈笑笑为了扮演站街女,特别找报社的肥姐借了一件非常宽大的紫色T恤,她难得穿这种衣服,根本没有防备的概念。

    所以她这简单的一低头,却是泄露了其中的“天机”!

    “原来,这就是这个世道的肚兜!”楚败类算是明白了两根黑色带子的作用,他猛吞一口唾沫。暗道,“这世界的肚兜简直伤风败俗……不过我喜欢!”

    陈笑笑并没有意识到,她还以为楚天机是痴迷于她具有亲和力的笑容,对此她很有自信。

    “楚探员,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接受一下我的采访呢?”陈笑笑决定趁热打铁。

    “采访?”楚天机喃喃道,“采访是何物,采补我倒是在行……”

    “采补?”陈笑笑没料到对方冒出这一句,先是一愣,再顺着楚天机的眼神低头一看……

    “采你妹啊!”颇具亲和力的陈记者顿时抓狂了。

    这个亏吃大了。

    楚天机连忙坐正身体,所谓非礼勿视的道理他还是懂的。风水相师,难免会见到主家的一些秘密和失态的情景,这些都是要主动回避的,说不定就惹上杀身之祸。

    坐在人家车上,又看了人家的胸脯。不过楚天机心理素质还是很好的,道,“陈记者,并非在下故意,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额,刚才你说采补,楚某非常愿意……”

    “是采访!”陈笑笑说这三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暗骂这个混蛋怎么能采访和采补都分不清呢?

    不过她毕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帝国新闻工作者,很快调节好情绪,一边开车一边正色道,“楚探员,不要开玩笑了,我说的是想采访一下,对你做一个访谈。”

    “哦,访谈,好吧。”楚天机这回倒是明白了,心说访谈就访谈,非要说采补,搞得老子。

    虽然立下的奇功,可毕竟也成功了,楚天机肯接受采访,陈笑笑也就赶紧按下随身携带的小型采访录音机,开口问道,“楚探员,我想问问你的理想是什么,愿望是什么?”

    陈笑笑一开始问这个也是有名堂的,采访也有很多的方法。

    眼前,就不适宜开门见山,一下问别人的秘密,会让被采访者警觉。

    她才用一种迂回的方法,如果楚天机回答“我的理想是当一个探员,维护正义,除暴安良”,那她就可以顺着引导下去,“那是不是就是你练习神功的理由呢?”

    不过让陈笑笑没想的是,这厮犹豫了一下,回答道,“理想?愿望……嗯,就是手中家财万贯,后宫佳丽三千!吃喝玩乐,财色兼收!”

    我呸!俗人一个!警界败类!陈笑笑恨不得把此人一脚踢下车。

    看见陈笑笑脸色不愉,楚天机心里一惊,这种话不会被理解成犯上作乱吧?后宫三千佳丽,那是皇帝才有的规格!在大唐,若是内卫听见这一句,我命休矣!

    想到这里楚天机目中杀机闪闪,心中暗道,若是发觉此女有这种心思,自己少不得要痛下杀手!

    陈笑笑哪知道这厮正在盘算杀人灭口,她按老套路继续问道,“那么为了实现你财色兼收的理想,你是不是就开始练武?”

    “练武?”楚天机心念一动,顿时产生了警惕。

    这厮虽然从大唐而来,不过非常的精明。

    此女莫非刚才看见我施展奇门遁甲?所谓采访,莫非是发现我的异样,想要打探我之秘密?大唐也是有报纸的,叫做“进奏状”,刊些时事野史,很受贵族官宦们的欢迎。

    楚天机心惊,此女怕是想要打听我的秘密,公之于众!你大爷的,这女人也太狠毒了!

    楚天机这一想,心中有了防备之心。自古红颜多祸水,若是一不小心上了她的当,岂不是坏了我楚某人一世英名?

    “在下没有练过武,不过房中之术倒是略通一二。”楚天机心念一动,继续讲道,“所谓阴阳调和,所谓相生相克,所谓生生不息!房中之术,贵在男女融合,乐在其中,若是在交合之中,互相采补,可弥补双方之亏欠……”

    “楚探员,我们这是采访,不是采补!”陈笑笑连忙阻止某人的侃侃而谈,让这厮说下去,还不知道要说出什么。

    “我知道是采访,我们这不是正在谈练武……”楚败类故意顿了顿,然后一脸骚包,神气道,“其实,房中术也是一种修炼!”

    臭流氓!陈笑笑暗骂一句,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迂回不成,索性改变战略,直接发动了开门见山的进攻。

    “楚探员,刚才我看见你出手了……你那最后一招到底什么功夫?”

    “是不是隔山打牛?少林罗汉指?还是最近流行的咏春?”

    “说嘛?我求你了,你就说嘛!”

    “你说不说?楚探员,你睡着了?”

    对于如此执著的追问,楚天机有了防备心理,干脆来个充耳不闻。坐那闭目养神,眯着个眼睛,倒是跟睡着了一般。

    “楚探员,要不你收我为徒吧?”陈笑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这回楚天机开口了,“收徒可以,不过楚某从不白白助人!”

    陈笑笑连忙问道,“那你有什么条件?”

    楚天机微微一笑道,“阴阳调和,采阴补阳,大家修炼一下房中之术。”

    又是采补。

    “去死!”陈笑笑终于爆发了。

    她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人就是个流氓,十足败类,无耻之尤!

    “你给我下车!”充满穿透力的嗓音在充满水泥味的马路上爆开,随后一个穿着保安员制服的败类被赶下了车。

 第八章 长枪指门局

    杨桥路312号,机械厂宿舍。

    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的柏油路上,一辆有着出租字样的的士停下,一个黑衣保安员从副驾驶室走出。

    这正是被陈笑笑赶下车的楚某人。

    这厮的适应能力倒是强横,在马路上没折腾多久,就打到了车,乘坐传说中的出租车回家。

    “这就是机械厂宿舍。”司机说了一声,的士红灯亮起,颠簸而去。

    楚天机看着面前的景象,却是目瞪口呆。

    面前是非常破败的院墙,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建造,墙面水泥都掉光了,露出里边颜色深浅不一的红砖。

    院墙围着一个很大的大院,院中是一排排灰头土脸的平房。天空中各种乱七八糟的电线跟残破的蛛网一般,地面上一个花花绿绿的垃圾堆,苍蝇嗡嗡。

    再看宿舍区的外围,是一条蜿蜒的臭水沟,里边流淌的是漂浮着各种红白塑料袋的黑水……

    “竟然让楚某住这种地方!”

    这厮在大唐住的那是高门大院、皇城宫殿!外围是古树、高墙、池塘、整齐的御林军,进门以后有大厅、有厢房、有花园、有亭台楼阁、有丫鬟婢女,而眼前……这落差也太大了!

    不过楚天机适应能力也是很强,短暂的眩晕以后,他还是恢复了一向的镇定。

    “无妨,只要我楚某人还活着,金钱美人、小桥流水,都会有的!”

    楚天机倒是很自信,走进宿舍大门,事实上,他对这一世的家人还是相当的期待。

    这厮上一世是一个孤儿,后来被恩师袁天罡收养。虽然袁天罡对他不错,可是毕竟其收养的孤儿众多,楚天机得到的亲情也是很少,有时候看人家一大家子有爹有娘,他也眼热得很。

    “也不知这楚天兄弟老几,有没有兄弟姐妹,父母是否健在……”

    楚天机心中徒然升起一种紧张,张望着寻找4排6号,正在此刻,后边却是走上来一个穿着白色T恤打着马尾辫的姑娘。

    “哥,你看什么呢,怎么不回家?”

    后边进来的这个姑娘叫楚蕾,穿着白色的T恤,带着细黑框的眼镜,是个清秀的姑娘,也是楚天机这一世的便宜妹妹。

    楚天机也不认识,不过人家叫他哥,他也能猜到是自己的妹妹,嘿嘿一笑,跟着楚蕾一起回家。

    “哥,你穿着探员的制服,感觉好威风啊。下次你要送我去学校,让那些讨厌的人看看,他们就不敢烦我们了……”正在上高三的楚蕾哪里知道这货已经换人了,叽叽喳喳的说道。

    “哦,这个没问题。”楚天机一下多了一个青春可爱的妹妹,心里也挺轻松。不过这厮就算这样,也没忘记从妹纸嘴里套话,“妹妹,我现在也是堂堂正正穿制服的公门人员了,去你学校当然没问题,只是咱妈……”

    “关妈什么事?”楚蕾楞了一下,知道这厮怕爸妈怪罪,甩甩马尾轻快地走动,道,“放心啦,妈不会管的,妈都是听我们的。”

    “哦,原来如此。”

    一句话就让楚败类对这一世的母亲有了个大概了解。应该是个很传统柔顺的女人,从小爸妈管,长大夫君管,老了儿女管的格调。

    “那咱爹……”楚天机再次故意面有忧色。

    “爸爸若是知道,他那脾气……”楚蕾脸上顿时就露出惧色。

    楚天机顿时明白,这一世的爹恐怕不是易与之辈,脾气不好,自己得小心点此人。

    “他整天就知道喝酒,咱不告诉他不就得了。”楚蕾犹豫一下,又抱住楚天机的衣袖娇声道,“哥,你今天怎么瞻前顾后的,以前你可不怕爸的。我可就你一个哥,你都不帮我……”

    狡猾的楚败类已经弄清这一家了的情况和关系,顿时爽快一笑,握住楚蕾的软软小手,昂头道,“放心,有哥在,谁敢烦你我让他烦到死!”

    “就知道哥最好了。”夕阳斜照的宿舍区里映出一对兄妹紧挨着走路的背影。

    4排6号,在这个宿舍区最边沿最角落的一家。

    坐南朝北,背后是那条黑水沟,面前一条笔直的大路直通大门。

    楚天机跟着楚蕾走过来,发现自己竟然住这一家,面色顿时不愉,“这不是暗合了长枪指门煞,这风水也太差了!这房子怎么盖的?”

    当他们走到门口,吱一声,那扇老式的黑色方管防盗门被推开,一个穿着朴素外套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手里吃力的拎着一只煤球炉。

    “妈。”楚蕾赶紧跑过去,一边帮着拎,一边道,“怎么又用煤球炉,人家都没人用了。”

    中年妇女用手背擦擦脸上的汗,憨实笑道,“用煤炭呢总是比电和煤气包便宜,马上你要上大学了,多存一点是一点,到时候找人家借就不好了。”

    大概是感觉到自己给这个不富裕的家造成了更大困难,楚蕾阳光灿烂的脸上一下就沉默了,低头道,“我进屋复习了。”

    情绪是会传染的,楚天机本来紧张之余还有些激动。自己不是孤儿了,自己有爹妈有家了,不过这一次见面,还没来得及开心,顿时就有些沉重起来……

    楚天机的老妈叫金彩凤,是个淳朴的女人,刚才是实话实说。可是说完了,有些后悔,自己不是增加女儿的压力嘛?

    当下她赶紧笑道,“不过没关系了,现在小天也上班了,以后咱家就会过上好日子,不用为学费发愁的,小天你说是吧?”

    金彩凤说着还对楚天机使眼色。

    这厮也是机灵人,跟着大声说,“妹妹,上学堂能要几个钱,别担心,就算是考上京城的太学,哥保证你也能风风光光的!”

    “古装片看多了,还太学,是大学。”金彩凤很满意儿子的配合,开心地拍拍儿子,将儿子推进房中。

    时值傍晚,这家也省电,房间里黑乎乎的,就开了一台电视机。

    当楚天机一脚踏进房中,一眼就看见那边金銮殿上,一个女人穿着龙袍步步登高,背后文武百官,轰然跪倒,口中齐声呼道,“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天机顿时吓得面色如土,后背出汗,心说麻痹,武太后怎么跑我家登基来了?我再世为人也逃不出她手掌心?!

 第九章 赚钱这种小事

    武太后还了得,大唐最有权势的人!

    楚天机要不是被斩,多活几天就能看见她登基成帝!这厮进屋以后,就看见电视上演这个,顿时就吓傻了。

    不过再凝神一看,这女人和怎么太后长得不一样啊!

    看了好一会,这厮才琢磨过来,这可能是演戏。还不放心,绕到电视机后边看了看,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大爷,假的!吓得老子差点跪下。”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tiancaixiangsh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