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

天才相少_第4页

天才相少 | 作者:王大忽悠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41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

这是楚天机第一次看见电视机,心中感慨,这个世界果然比大唐开化很多,竟然把戏台搬到自己家,还弄得这么小。

    此刻金彩凤在外边生火,楚蕾又忙着复习,楚天机刚好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厮坐下还不放心,对屋里大声问道,“现在还有皇帝嘛?”

    楚蕾回道,“有。大华帝国皇帝,不过现在君主立宪,皇帝没有生杀大权,权力属于人民。”

    这厮听了却是有些郁闷,心说在大唐,皇帝属于主宰!全力属于人民?那岂不是大逆不道?再说了每个人最大的愿望恐怕就是做皇帝,现在皇帝都没权力,感觉连追求都没有了!

    不过听楚蕾又道,“现在有钱就是皇帝!只要你有足够的钱!”

    楚天机顿时眼睛一亮,“原来是这样……我一定要有钱!”

    发财就成了楚某人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愿望。

    这厮立志以后,继续看电视。说起来,这电视演的刚好是他不喜欢的人,狄仁杰!

    不过闲着也闲着,看着解闷呗。

    谁知接着一看,楚天机火冒三丈了。

    “胡说八道!太胡说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楚天机拍案而起,怒吼一声!

    他这一嗓子声音太大,把复习的楚蕾都惊了出来,站在门口问道,“哥,怎么了?”

    楚天机指着电视机怒道:“袁天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行事光明磊落顶天立地!整个大唐人尽皆知!万众敬仰!怎么会如此说话行事?真是气杀我也!”

    楚蕾失笑,道,“哥,这是电视,假的,你跟他呕什么气!?”

    要知道,袁天罡不但是楚天机的师傅,更是从小抚养他长大。他一直都把袁天罡当父亲一样!

    楚天机虽然败类,可是心中也有维护的人。当下,他一巴掌拍在电视机上,吼道,“假的也不能胡说八道!麻痹,演戏的人呢?你给我出来,我非要跟你掰扯清楚!”

    看见楚某人恨不得拆开电视机找人,楚蕾心中大晕,哥哥最近受到什么打击了?

    正在楚蕾莫名其妙之时,外边走进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男人穿着蓝色的工厂衣服,粗布的,一看就是工人阶级。个子不高,可一脸胡茬子,显得很彪悍很大老粗。

    这就是楚天机这一世的老爹,楚兴国。

    楚兴国是帝国海州机械厂工人,当年大批人员下岗再创业。有人说,老楚你技术好,跟我们在外边搞吧。不过楚兴国却是坚持留在机械厂,指望这里铁饭碗。

    可谁知这些年头下来,人家出去混的都发财了。他饭碗虽然在,可是机械厂已经濒临破产,每月工资比低保多不到几个,铁饭碗变成了要饭碗!

    这老楚悔不当初,现在看别人发财眼热,但又不好意思去蹭饭吃,因此他整天介怨天怨地,脾气那是相当的不好。

    今天回来路上,又看见当年同事连小车都开上了,他心里正一肚子不爽。

    回来推开门一看,刚好看见儿子在使劲拍打电视机。

    “小崽子!你给我住手!”老楚炸雷一样的一声吼,他那嗓门,车间里练出来的!

    楚天机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壮实家伙拿着大扫帚,直接就打了过来。

    “小崽子!你麻痹的!你挣钱没有本事,你破坏倒是头牌!老子供你上大学,你出来不学好,好好的建筑设计,干了两天就被人辞退!现在做保安员了不起了,回家打我的电视机……敢打我电视机,我打断你的狗腿!”老楚心中怨气正浓,一边打一边骂。

    “你谁啊,你再打我跟你急了!”楚天机用手臂挡住头躲闪,被打的莫名其妙。

    虽然心中已经猜到这就是这一世的爹,可是楚败类的脾气也不是太好!在头上挨了七八下以后,楚天机终于爆发了!

    “滚!”楚天机一声怒吼,一把推在楚兴国胸口。房间狭小,楚兴国站立不稳直接倒在沙发上,他手中的扫帚柄不知何时已经落入楚天机手中。

    就在楚天机举起扫帚柄,准备在楚兴国脑门上来一下,却是听见门口金彩凤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小天!他是你爸啊!”

    楚天机扭头看去,金彩凤沧桑的脸上挂满眼泪。看见此景,他也无法再出手,后退一步,任由楚蕾从他手上抢走扫帚。

    楚兴国和楚天机父子关系说不上融洽,可是今天儿子打老子却是头一回。不过显然楚兴国知道,继续闹下去对他没好处。

    当下他骂了一句,“小崽子!不孝子!”骂完,离家而去。

    金彩凤倒是问了一句丈夫,“你去哪啊?”

    楚兴国瞪眼吼道,“你麻痹的也要管我?都是你养的逆种儿子,不肖子孙!等我晚上回来收拾你!”

    老楚脾气很差,别说骂了,就算是打老婆也是家常便饭。一句话,顿时骂得金彩凤默默流泪,他扬长而去,出门喝酒。

    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用手背抹着眼泪,走过来劝道,“小天,你别怪你爸,他也是心里不开心。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

    说到家里的情况,金彩凤感觉对不起孩子,眼泪滚滚而下,口不能言。旁边楚蕾本来还挺着没哭,现在看妈妈这样,她也眼泪滚滚而出,扶着金彩凤道,“妈,要不大学我不上了,先工作也是一样的……”

    说起来也奇怪,一个小时前楚天机还不认识这一家人。可是现在看见金彩凤头发花白,满脸流泪,听见楚蕾说一句我不上大学了,一向铁石心肠的楚天机心里竟然刀搅一样难受,鼻子也是酸酸的。

    楚天机回家到现在,还一直没叫过妈。不是他矫情,活了二十多年,两世为人,从来没叫过妈,实在是叫不出口。

    可是现在,他却是脱口而出,低沉叫了一声,“妈……”这一声叫出,他发觉真的没有任何的不适,那么轻松,那么温暖,他知道这一世,自己的血缘已经把自己和这个女人和这个家,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不管他上一世是多么牛逼的存在,在这一世,他都是这个女人的儿子!

    无法改变!

    “妈,妹妹,你们就放心吧。你们很快就会过上好日子的,赚钱这种小事,就交给我了!”楚某人转眼又神气起来。

    听楚天机说的这么轻松,金彩凤泪中又笑道,“赚钱还是小事?不知道多少人为了赚钱的奔走。”

    楚天机嘿嘿笑道,“别人赚钱难,可是我是谁?到时候会有源源不断的金银财宝送上门地!”

    楚蕾摇着老妈胳膊道,“妈,哥哥又吹牛了!哥哥现在越来越会吹牛了!”

    “吹牛?”楚天机大为郁闷,心说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的,当下昂头道,“爱信不信!”

 第十章 败类五艺

    家里又一次安静下来,楚天机却是眉头锁了,“赚钱发财,自己去哪弄一笔呢……貌似这个世界不相信风水算命,总说什么封建迷信……”

    不过很快这厮就找回了信心,“风水相术本来就是沿用了几千年,有没有用我不知道?就算你们不相信,我也会让你们信!”

    电视机里,已经在放广告了。

    “不要五千八百八十八,也不要一千九百八!只要九八八!我再说一次,只要九八八!”

    看见电视里撕心裂肺吼着的电视直销,楚天机心说这年头卖东西怎么跟抢钱一样。

    金彩凤啪地按灭电视机,道,“小天你去洗个澡,小蕾继续复习,等一会就吃饭!”

    楚家的洗澡间很小,也很落后,基本就是很原始的脸盆站着洗。这倒是方便了楚天机,太先进他也玩不转。

    这厮很容易就摸索出开自来水的方法,没一会冲洗干净,出来以后也就不穿制服了,直接穿着大裤衩和汗衫走出来。

    这大裤衩和唐代亵裤差不多,不过楚某人对汗衫不太感冒,暗说这坎肩不像坎肩,小褂子不像小褂子,吊在身上,还不如不穿。

    他洗完澡,金彩凤还在做饭,他也插不上手,一个人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也太小了。”楚天机站在小小房间里左顾右盼。

    房间里面积很小,一张床一张书桌就已经充斥了绝大部分空间,不过打扫得非常干净。

    单人床上铺着小碎花的床单,很清爽,窗边放着小小的书桌。书桌前就是一扇小窗户,也是挂着小碎花的布窗帘,楚天机掀开窗帘一角,看见窗外就是那条臭水河。

    “虽然是臭水河,不过门开在这边也比长枪煞好一些。”

    嘀咕一句,楚天机这才在书桌前坐下。

    拉开书桌,里边杂乱的放着一些书本,一个带着小锁的厚本子首先跳进他的眼中。

    “还有带锁的书本?”

    这厮压根儿没想找钥匙,直接暴力拉坏了锁环,打开观看。

    “竟然是日记。”楚天机大喜,他来到这里眼前一片漆黑,谁也不认识,这小子性格经历都不知道。

    “这个好!刚好了解一下这小子的生平,以后可不能露了马脚。”

    经过整整一小时的恶补,楚天机也对自己现在的身份有了不少了解。

    此人名叫楚天,二十四岁,帝国某编外的二流大学建筑设计毕业。楚天自小淘气,喜欢在外边瞎玩,倒是跟楚天机差不多。同时,楚天有一个疼爱他的老妈,还有一个脾气不好的爹。

    当然了,这个家,还是有着其乐融融的幸福时光。不过搬到机械厂宿舍以后,家庭收入就一直不好,母亲老是生病,父亲楚兴国的脸色和脾气就越来越差。楚天最大的愿望就是赚很多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赚大钱,买好点的房子给父母住……”

    楚天机心说,这小子的心愿倒是跟自己不谋而合,赚钱发财,也是我心所愿呢!

    当然了,作为一个千年败类,光有钱还不行,还要财色兼收!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这一世不能让别人决定我的命运!”楚天机猛地握紧拳头,这些已经成为他这一世的追求!努力的目标!

    合上日记本,楚天机暗自点头,“楚天你的愿望我会做到,至于……你小子初中高中大学暗恋过的女生,若是有机会,老子也会帮你,一一拿下!”

    话说这小子三句话不到,又败类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大院之中的平房都点亮了灯,楚天机也已经坐在了外屋的饭桌前,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放在了他的面前。

    “嗯,那个……谢了。”楚天机对端来面的楚蕾点点头。

    日记上记载楚蕾从小学到高中,都是成绩优异,目前正在上高三。她的成绩要比哥哥好太多,又很懂事,楚天一直以妹妹为荣。

    楚蕾笑道,“哥,你怎么变客气了,有什么好谢的。再说这面是妈下的,要谢也该谢咱妈。”说着她也端了一碗面坐下,微笑道,“哥,以前你高考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吃一碗妈做的鸡蛋面,我那个时候好馋啊……”

    楚天机笑道,“你现在不是面里也有鸡蛋了?”说着,他把自己碗里的鸡蛋也夹过去,道,“你要考试了,多吃一个。”

    话说这败类活了二十多年都是自私的要命,这回是第一次把自己的吃食让给别人。

    不过他也没达成心愿,金彩凤走进来,道,“一个鸡蛋还谦让成这样,楚蕾想吃自己去煎。”

    虽然金彩凤嘴上没把鸡蛋当一回事,可是楚天机注意到她自己的碗里,却是没有鸡蛋。

    放心吧,楚天。你的父母,你的妹妹,还有你的女人,我都会为你照顾的!楚天机默念一句,低头吃面。

    若是以前,楚天吃一大碗面,外加一个鸡蛋,就是晚饭了。可是现在楚天机是修炼之人,今天又施展了奇门遁甲,实在是缺少能量。

    一大碗面吃完,他开始目光游移,心说这个世界的人这也太小肚鸡肠了,我每顿都吃不饱,这可如何是好?

    金彩凤倒是猜出了,问道,“你没吃饱?那我再给下。”

    楚天机这才嘿嘿一笑,“好啊好啊,再给我下一碗,鸡蛋就不要了,面多点!”

    “哥,你啥时候食量这么大!”楚蕾放下碗,有些吃惊。

    “我现在工作了嘛,工作量大,当然吃得多!”楚天机打了个马虎眼,又喊道,“妈,不要鸡蛋,面多点!”

    外边传来老妈的回应,“好勒,不要鸡蛋,面多点!”

    虽然又是一碗吃完,可是楚天机也只吃了一个半饱。

    要知道,修炼之人消耗大,体内技能转动也快,最好是食用大量的肉类。

    吃完面,他独自回到房间,取了一条毛毯扔在地上,盘腿打坐。

    他所练的,是跟恩师袁天罡所学的长春功。

    袁天罡是大唐奇才,称作“五艺俱全”。

    这里说的五艺,并不是琴棋书画,而是玄门五艺!

    分别是风水、相术、卜卦、医术和奇门遁甲。这五种技能,其实在后世就被称作“中华五术”,是老祖宗传下最精华和玄妙的技艺。

    不过楚天机倒并没有完全学到袁天罡的本事,相比而言,楚天机对于风水和相术比较精通,卜卦也还可以,医术就只能说略懂,而到了奇门遁甲则是还停留在打架的阶段。

    这长春功就是奇门遁甲之中一种修炼功法,随着长春功的修炼,实力的增长,奇门遁甲的本事也会提升。据说最后可以打开仙门,得到长生,这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是新的身体,楚天机从凝聚内息,感应其流动,到最后让内息在体内运行三十六圈,行功完毕,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想不到这个世界灵气比大唐的时候还要浓郁,适合修炼!”楚天机心中大喜,暗道:“如此这般,修炼九天,应该可以完成最基本的净体阶段。”

    净体阶段是排出体内杂质,楚天机一身暗黑色的臭汗,赶紧又钻进洗浴房冲澡。

    谁知他正在那洗澡,就听见外边有人喊,“快快快,你家老楚跟人打起来了!!”

 第十一章 从小玩到大的

    听说老楚跟人打起来了,都快要上床的金彩凤吓得面色苍白,正要出门,一头湿漉漉的楚天机走了出来。

    “妈,您别出去了,我去看看。”楚天机用毛巾简单擦擦脸,穿着拖鞋大裤衩就出门了。

    金彩凤可不放心,也跟着后边,走出家门。

    来报信的是隔壁张姨,她也没弄清事情情况,只是路过看见,抬手指了方向,便回自己家去了。

    张姨指的方向是宿舍区门口的方向,楚天机没走多远,绕过一个小花台,就看见那边停着一辆卡车。在车旁边,围着不少人,隐隐约约有两个人影在纠缠。

    老远就听见老楚骂骂咧咧的声音,“小崽子,你也出息了,会欺人了是不是?”

    同时还有另一个声音传来,“不是,楚叔你这是干嘛?你别动手啊,算我给你陪不是行不,哎哟,楚叔你喝多了。”

    楚天机连忙加快步伐,走过去,才看见一个穿着黄色无袖T恤的年轻人,正在被楚兴国推搡。说起来,那个年轻人又高又壮,T恤外露出的膀条子肌肉鼓起,可他却是被矮一头的楚兴国推得不断后退。

    “小崽子,有辆破车了不起了是不是,你他妈把我撞死好了!”楚兴国满嘴酒气,不停的推打那个年轻人,不过自己却是脚下踉跄,差点摔倒。

    那个年轻人手里抓着个矿泉水瓶,也不还手,只是道,“楚叔你喝多了。”刚好看见楚天机过来,年轻人连忙喊道,“小天,你快来,你爹喝多了,跟我撒酒疯呢。”

    虽然这个年轻人没动手,不过毕竟是自己老爹,楚天机不能听信对方一面之辞。连忙走过去,目光却是看着附近围观人群,问道,“怎么回事?”

    围观者都是机械厂大院的,虽然都认识楚家人,不过也不知道是看不起楚家还是怕惹麻烦,都不说话。

    倒是有一个瘦瘦老头走出来,说道,“老楚喝多了往回走,刚巧建国开车回来,就停车倒车,他那车的大灯一会照过来一会照过去,刚好几次都照在老楚脸上,老楚觉得睁不开眼就不乐意了。”

    那个叫建国的年轻人苦笑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天你说咱们玩这么好,我能故意晃你爸眼睛?”

    老楚还在骂骂咧咧,“照你麻痹,欺负我家没车是不是,有辆破车了不起是不是?”

    建国苦笑道,“我这破车有啥可显摆的?楚叔你喝多了,回家休息,睡一觉就好了。我和小天从小就一起尿尿和稀泥,我照谁也不能照楚叔您呀。”

    楚天机听这一说,倒是想起日记上,楚天和这宿舍区一个叫李建国的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看来这个建国就是李建国了。

    既然本来就没啥事,纯属老楚发酒疯,那也就散了。金彩凤松了一口气,和随后赶来的楚蕾劝着楚兴国回家睡觉,围观者也各自回家。

    楚天机耳朵灵,就听那些大爷大妈嘀咕,“楚兴国现在怎么变这样,听说他儿子连女朋友都说不上。”

    “谁说的,我看见他做探员了。”

    “保安员,就跟小保安似的……”

    另一边,是老楚骂骂咧咧的走远。

    黑夜里,楚天机只有苦笑一下,道,“我爸脾气不好,你担待点。”楚天机看得清清楚楚,若真是打架,三个楚兴国也打不过人家李建国。

    “没事儿,你爹就跟我爹似的,打两下就打两下。”李建国递过烟,被楚天机拒绝,他自己点了一颗,开口又道,“倒是你小子,大学毕业回来就去警探所做保安员,都不记得跟哥几个聚一聚。还有,刚才一过来,都不相信哥们的话,是不是穿上狗皮不认识人了?”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tiancaixiangsh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