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

天才相少_第5页

天才相少 | 作者:王大忽悠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42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

 楚天机知道,自己刚才一过来先去问围观者,这个就很伤人了。不过话说,他是楚天机不是楚天,哪里认识你李建国不是?

    这事也不好解释,他只有苦笑道,“哪里有,我这个小保安员今天还差点被人敲诈,我这不是忙么。”

    李建国笑得差点被烟呛到,“有人敢敲诈你,呵呵,要不要叫几个哥们打断他的腿?”

    楚天机道,“不用,我已经打烂他的嘴了。”

    李建国是个爽快人,哈哈大笑,道:“兄弟这才是你性格,好久没叙叙了,都疏远了。小美食街有家朋友开的烧烤烤肉什么的,走,请你喝酒。”

    “好呀!”楚天机一番修炼,傍晚吃的一些面条基本上消耗一空,现在听说烤肉,顿时眸子就贼亮贼亮的。

    他们往外走的路上,刚好就遇到李建国的女朋友。李建国的女朋友叫吴洋,身材相貌都还不错,只是说话有点夸张。

    吴洋是听说李建国跟人打架赶来的,一来就咋咋呼呼道,“哪个狗逼不长眼,你怎么不揍他,打断了几条腿?”

    楚天机听了面色尴尬,李建国骂道,“别吵吵,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楚天,刚才和他爸闹了点误会,现在没事了!”

    吴洋这才不再吵吵,低声道,“我还想来看你打断人家三条腿。”

    楚天机也没听懂,奇道,“什么三条腿?”

    李建国一把搂住楚天机道,“别搭理她,这婊子嘴里没好话。”

    吴洋骂道,“狗逼,你找死!”

    看见这对男女朋友如此互相称呼,楚天机不由得乍舌,心说这世道真是不一样了,在大唐这样的女人是要浸猪笼的。

    不过好在,有人请他吃烤肉,其他的他就不管了。

    小美食街叫英武路,距离并不远,三人打了个车很快就到了。

    别看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小美食街上还是有不少人,一间间的小店,到处都是灯箱字牌,小吃、龙虾、烧烤、麻辣烫,红男绿女,人满为患。

    李建国的朋友的店叫浩淼烧烤,在这条街的中端,按说地势不错,可是生意却是很差,旁边的店都是八成满,而这里却只是三三两两坐了三四对男女。

    李建国是那些广交朋友的人,说起来朋友,其实也不知那店主姓什么叫什么,只是叫着小河南。

    小河南个子挺高,精瘦,看见他们进来,连忙迎上来,“建国哥来了,里边坐。”

    李建国左右看看,皱眉道,“你这生意还是不怎么样啊……”

    小河南引着三人在一张烧烤桌坐下,苦道,“我用的都是最新鲜的羊肉,不像人家用乱七八糟的肉刷羊油假冒。就说这烧烤用的炭,也都是用的果树和竹木的木炭,可以说质优价廉,可就是生意上不来。”

    “回头我再带些朋友帮你撑撑场面。”李建国点点头,回头问道,“小天,你喜欢吃什么?!”

 第十二章 烧烤店逞威

    楚天机在大唐倒是吃过突厥人的烤羊,不过看起来不一样。

    “都有什么?”他开口问道。

    小河南回道,“有羊肉羊眼羊鞭羊板筋羊卵腰子鲳鱼。”

    “羊眼羊鞭羊卵……”楚天机心说现代人还真会吃,他摆手道,“不要那些乱七八糟的,我一个人就要五斤肉,纯羊肉。”

    一个人吃五斤纯肉,有点吓人,吴洋用胳膊顶顶李建国道,“狗逼,你这朋友真能吃。”

    李建国笑道,“小天,你小子是不是看我今天跟你爸闹了点误会,故意宰我?”

    楚天机也笑着回道,“你请不起就三斤!”

    “这有什么请不起,我怕你吃不下!”李建国鄙视一句,又看向小河南,道,“他就五斤肉吧。”

    小河南点头,“中。”

    李建国又指指吴洋,“这婊子也是吃货,来五条鲳鱼,要大的,最大的。我就来一斤肉,腰子羊鞭羊排各来一份,哦,再拿十瓶啤酒,冰的!”

    “中中中。”小河南连忙点头,跑去准备。

    不一会的功夫,一串串烤得金黄冒油的肉串端了上来,一股浓郁的孜然和辣椒末混合的肉香,让人食指大动。楚天机胃口大开,几串下去,羊肉入口,顿时一股肉香充斥口腔,大嚼几口,吞下去,再回味,口中还有淡淡的竹炭清香。

    楚天机这个吃过大唐宫廷盛宴的人,都不由得竖起大拇指,夸一句,“赞!”

    李建国已经倒好了金灿灿泛着白沫的啤酒,笑道,“我可看着呢,我看你怎么吃五斤!”

    “那你看着好了。”楚天机开怀大笑,此刻是他穿越以后最快活的时刻,接过啤酒,大口喝了一口。

    “这什么味,这酒馊了?”楚天机差点没吐出来,这啤酒太难喝了!

    “你以前不是挺能喝的?”李建国有些奇怪,“怎么喝不惯啤酒了?”

    “以前……现在口味变了。”楚天机无奈,也只好捏着鼻子喝,感觉喝泔水一样。他也挺郁闷,想不通现在人怎么喜欢糟践自己,抽烟喝啤酒,他实在学不来。

    过了一会,李建国倒是看出来了,索性换了白酒,海州大曲,地产白酒。

    楚天机喝白酒倒是可以,感觉比大唐的水酒烈了很多,不过他喜欢。

    “还是白的好。”楚天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心情也好,吃的速度贼快。

    边吃边谈,李建国道,“我现在在马四的沙场混,专门给他拉水沙,马四你以前也认识的吧,道上混的。”李建国看着楚天机埋头狂吃的样子有些好笑,拍拍他后背道,“兄弟,我知道你家条件一般,小蕾又要上大学,你在警探所做的怎么样,要不考个驾驶证,跟着我拉河沙吧,一个月也能挣五六千。”

    “是吗。”楚天机打听过了,他现在的工资是一千五,听李建国这一说有了兴趣。

    不过等他吞下口中羊肉,回头看看李建国,却是眉头大皱。

    李建国眉心有一道淡淡的阴暗,显示他最近运气不佳!

    有句话叫面藏富贵,手掌财权。其实这个不一定,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面相可以看很远,手纹更容易反应眼下!

    人的面相变化小,而手相的变化却很大!很可能一夜之间手纹就有变化!

    “给我看看。”楚天机丢下手中铁钎,拉过李建国的手掌。

    简单一看,楚天机心中就有了计较。从手相上来看,李建国最近不但要失恋还要失业,屋漏偏逢连夜雨,万事不顺。

    简单看完,楚天机直说道,“建国,你最近怕是运道不好,百事不成,就算是你的差事,怕是很快也要丢掉!”

    楚天机本想再说一句,到手的女人也要跑掉。不过看看吴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彪悍样,他忍住没说。

    其实楚天机也就是觉得李建国为人不错,这才帮他免费看了个手相。

    不过李建国不当回事,哈哈一笑,喝酒道,“沙场一本万利,跟道上有关系的。马四去年包下沙场,我可没少动手,哥几个都是出过力流过血的,不可能有什么意外,你那个半吊子不准。”

    李建国若是光这样说也就罢了,可是他说完,却是又正色起来,拍拍楚天机,低声道,“小天,我们一块儿长大的,有几句话我要劝你……你说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学生,不好好的做正经工作,怎么相信封建迷信那一套?”

    楚天机心中大为不爽,虽然看得出李建国是个朋友,可是作为一代国师,他实在是听不得别人如此侮辱风水相术。

    李建国又道,“你跟着我混,可以;你自己做保安员,也可以;可是你不能自甘堕落,学那些歪门邪道,搞这些东西没有前途,还要被帝国衙门打击……”

    楚天机越听越郁闷了,这败类的忍耐力一般都是十以下,当下就不爽了,推开李建国道,“风水相术,几千年传承!大唐之时,风水只有官家才能学习,民间偷偷学习,那是杀头大罪!怎么到你这里,变成歪门邪道,自甘堕落?”

    “那是古人没见识!”李建国几杯酒下肚,嗓门也大了许多,道,“现在科技多发达,卫星满天跑,大华人也准备登月了,这些是古人能想到的?那一套不灵了,风水看相,都是骗人的!”

    他们这边争论声音有点大,店里还有几桌,都是男女对,也都注意到这边,隐隐传来哧笑,楚天机更是听见有人笑道,“乡下土豹子,迷信。”

    “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楚天机怒急反笑。

    刚好看见小河南端着不锈钢的肉串盆走来,他招手道,“林老板,你这个店面位于这条街的中央,按理说位置绝佳,可你知道为什么生意不好?”

    “不知道。”小河南停下脚步,愣了一下,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林?”

    他清楚的记得,李建国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旁边李建国也是一愣,他确实也不知道小河南的姓名!

    “这有什么好奇怪。”楚天机微微一笑站起来,道,“这间烧烤店名叫浩淼,我自作主张猜测一下,应该是根据店主名字所取!”

    小河南道,“我是叫林浩淼,只是为何看见浩淼,你就知道我姓林呢?”

 第十三章 进门一刀

    “这很简单!”

    听了小河南的问话,楚天机道,“浩淼二字都是水属性,特别是淼字,一字三水!如果不是巧合,给你起名之人是看过你的生辰八字!算准你命中缺水!”

    小河南道,“不错,我爹当时找了一个老先生给我取得名字,只是命中缺水和我姓林有什么关系?”

    楚天机淡淡一笑,“那是因为我简单看你面相,你不但缺水而且缺木!水利木而生,水无木则成汪洋,木无水则成死木!而且水若是泛滥,木不足也会淹死,所以我计算了一下,你的姓氏至少两个木,双木成林!所以我叫你林老板!”

    他这一番话说出,店里顿时安静下来,就连那些正在吃烧烤的男女,全都扭头看着此人,目中都有惊疑。

    吴洋更是连忙问道,“小河南,你到底是不是叫林浩淼?”

    小河南放下不锈钢盘,直接把身份证扔给吴洋,“你自己看。”

    看见此景,所有人都有一种惊呆的感觉,楚败类很享受这种目光。

    在楚天机正对面前方远处,那一桌男女,男人是个小白脸,女人穿着黑色短袖纱裙背对着楚天机。

    此女扎着马尾辫,感觉很青春。马尾辫束得很高,露出雪白好看的后颈。楚天机看女人还是很有一套,这种颈子修长鲜白,在风水学上很有说法。

    可郁闷的是,店里所有男女都好奇的回头看楚某人,而那个美女竟然一直没回头。

    哼,我就不信你不回头!败类心中暗道。

    这时小河南在楚天机对面坐下,问道,“小天大哥,既然你这么神,你给我看看,我这小店为何生意一直没有周围好呢?”

    若是平时,楚天机肯定是败类性子,来一句“银子准备好没有?”

    不过他有心展现一下,吸引那个黑裙女子回头。

    “你这小店……”楚天机左右一看,刻意顿了一下,吸引来大家的注意力,这才又道,“你这个店不但生意不好,而且经常招惹是非!争论打架,常有发生……”

    小河南证实道,“谁说不是,我都烦死了!”

    楚天机继续说道,“而且上门的顾客,除了朋友,一般都是野鸳鸯!”

    他这句话说出,店中那几桌男女都是面色尴尬,显然被他说中,都是野鸳鸯。

    不过大家此刻听得津津有味,倒没人指责楚天机,反而更加相信。

    李建国也感觉有意思,追问道,“那你说说这些都是为什么?难道也有关风水!”

    楚天机却是又犯了败类性子,坐下来拿起一串肉串,大口吃下笑道,“卫星满天跑,大华人都登月了,建国你说说。”

    李建国顿时脸色发红,道,“我哪懂这些,你快说说,你说的有道理,我当然就信了。”

    吴洋也道,“狗逼,你这什么朋友,还使小性子。”

    “好吧,那我就帮林老板找一个原因吧!”楚天机终于决定不再卖关子,抬手用手中铁钎一指大门方向,神气道,“你这个店让别人不敢进的原因,就在这里!”

    此刻店里所有人整齐划一的扭头,观看过去,甚至那个背对楚天机的黑衣美女也不例外。

    只见,在大门右侧的墙壁上有一个突出来的香台,香台上边供着一个半大不小的关公。关公手拿青龙偃月刀,看上去威风凛凛!背后更有“招财进宝、财源广进”的对联。

    小河南奇道,“这有什么问题?关公是财神,很多人家供奉的。”

    “你摆放的位置,大错!”楚天机开口道,“供奉祖先神灵首要位置当然在正堂,背对玄武,面朝朱雀!左青龙右白虎,那才是最好!你看天下庙宇,岂不是都是如此?”

    说到这里,楚天机再次一指,道,“可是你将此物放在大门旁,高悬半空,每个进来之人,都要从刀下走过。岂不是说进来之人,都要挨你一刀?”

    被这一说,在场所有人,都是暗自点头。吴洋更是击掌道,“操!可不是,进来一刀,出门也是一刀!”

    李建国点头,“小河南,这关二爷还真摆的不是地方,不说风水上不吉利,就说是潜意识里,谁愿意进进出出从刀下经过?”

    “有理!太有理了!那是上一家店留下的香台,我也没多想就买了一个关公,没想到反成了祸害,我这就搬下来。”小河南连忙端了一张板凳,李建国也上去帮忙,将关公相给搬下来。

    不过关公像搬下来,小河南又犯难了,道,“正对大门是厨房,这玩意不好放啊,小天哥,你说放在哪里好?”

    楚天机道,“放财神位吧。”

    小河南又问道,“财神位在哪里?”

    “你银子准备好没有?”得,楚某人终于又犯了败类脾气。

    楚天机这厮本来就不是助人为乐的好人,白说了这么多,还不是想要吸引把黑纱美女回头望一眼。不过貌似那美女注意力并不在这里,始终都没回头。

    这厮也就放弃了,干脆捞点好处吧。

    他这话一说,店堂中的人都是暗哧一声,心中鄙视。与此同时,那个黑纱美女终于也扭回头,回眸看了楚某人一眼,倒不是好奇某人的本事,而是鄙视,这人怎么这样啊?

    “唉,真是做十件好事还不如做一件坏事。”楚天机感叹。

    此女一回头,果然是一位美女,脸盘不大,瓜子脸,螓首蛾眉,眉毛挺直,一双大眼,不过那脸上却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很是严肃。

    这女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身边又有男人,楚败类也没机会勾搭。

    “论相貌,和今天的陈记者倒是有一拼。”不知不觉中,某人又想起陈笑笑那宽松T恤里边的动人景色。

    这时李建国和小河南尴尬走过来,小河南搓手赔笑道,“小天哥,我知道请大师都要给红包的,只是我没弄过,嘿嘿,你开个口直接说。”

    楚天机掐着酒杯道,“我要开口,就没有还价的余地了。”

    “这个……”小河南最近生意不好,手头紧得很,只好去看李建国。

    李建国也不好当众说,拉着楚天机道,“走,小天,今天喝多了,我们去撒个尿。”

 第十四章 烧烤店混战

    “谈钱伤感情,小天能帮你就帮个。”

    洗手间,李建国一边哗哗的放水,一边说。

    “小河南我知道他,手头没钱,不过等他发财,他也忘不掉兄弟们!要不你说个数,我来给。”

    “你来给?”楚天机道,“古人云,君子有三不请。理发、嫖妓、看风水!”

    作为一个现代人,李建国倒是没听说过这些名堂,奇道,“为什么?”

    楚天机扬着脖子道,“理发又叫剃头,你花钱剃人家的头,此事不吉;嫖妓影响别家夫妇关系,争风吃醋,打上门来,得罪了内室以后朋友都没得做;至于看风水本来就是相信则灵,别人花钱看风水,说明他根本不信,不灵!”

    “你就扯吧。”李建国好奇的打量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感觉此人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

    “那你说要多少钱,要不来个分期付款。”李建国犹豫一下开口道。

    “这个……容我想想。”其实楚天机也不知道要多少,他对这个世界的物价还不太了解。

    当然了,不要钱是不可能,楚某人初来乍到,发财沟女,还都指着这个呢。

    从男厕所出来,却刚好看见吴洋从女厕所出来。

    “喂小天,你先帮我看看。”吴洋一点不见外,把湿漉漉的手伸过来。

    李建国骂道,“那婊子就信这些,你就给她看看。”

    吴洋道,“狗逼,信不信我戳死你!”

    楚天机笑笑,接过吴洋的手。

    吴洋的手相还不错,事业、寿命、亲人等等都可以,唯一就是感情方面比较曲折。

    “你要问哪一方面?”楚天机开口问道。

    其他方面都好说,可是吴洋偏偏问道,“我就想你看看,那狗逼啥时候娶我?”

    楚天机心说怕什么来什么,这女人坤宫纹向虎口延伸,是婚姻失败的“伤情线”。这条线又叫失贞线,当然了,吴洋这样子也不会是处。

    如果光是失贞还好,可吴洋的这条线更长,用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传说中的“小三线”。

    “你这个不好说呀……”若是在大唐,楚败类早就实话实说。

    不过重生以后,楚某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tiancaixiangsh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