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

天才相少_第7页

天才相少 | 作者:王大忽悠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43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

点!”

    吴洋早就吃不下了,李建国也连叫吃不消,倒是楚某人依旧埋头大吃。

    吴洋道,“狗逼,你这朋友最大的本事不是算命看风水,也不是打架!”

    李建国心领神会,笑道,“是吃啊!太能吃了!”

    三人全都哈哈笑起来。

    楚天机也不搭理,心说修炼之人,岂能跟你们一样?

    李建国啤酒喝的多,没一会又去上厕所,“不行了不行了,我又涨了。”

    他一走,小河南倒是会做人,把刚才司机给他的钱都放在楚天机面前,嘿嘿笑道,“小天哥,您收着,这是人家冲你的面子。”

    楚败类点头,也不拒绝,拉过小河南的手简单看了个手相,道,“你会赚大钱的,玉柱冲天,贵人缠绕,一年之内,就能走上富贵之路。”

    “中中中!”小河南不停点头,笑道,“我的贵人不就是小天哥你么!”

    吴洋也凑了上来,问道,“我说小天,你刚才还没回答我,你从我手相上看,那狗逼什么时候娶我?”

    楚天机愣了一下,索性道,“你和他有夫妻相,不过两年之内怕是不可能成亲……”

    这厮还没说完,吴洋骂道,“我知道那狗逼就不愿意。”说完,站起身就怒气冲冲往外走。

    刚好遇到撒尿回来的李建国,她猛地一把推开,骂道,“滚尼玛逼!”

    李建国莫名其妙,手还拉着拉链上,看着吴洋气冲冲跑进黑暗中。

    不过他也没去追,走进来闷头喝酒。楚天机心说郁闷,非要老子说,说了又得罪人。

    当下有些尴尬,道,“建国,她非要问,我从手相上看……”

    “我知道。”李建国低头喝酒,道,“跟我说了很多次,我之前打伤了人,欠了一屁股债,现在手上哪有钱结婚,这婊子急什么!”

    看李建国这样,楚天机心说,这世道和大唐一样,有钱有势的就是大爷!有钱人三妻四妾,没钱的娶个老婆都难,自己喜欢的金钱美人,啥时候才能到手呢?

    楚败类这家伙没心没肺,可没心思管李建国,扫荡完小龙虾,撕下一截卷纸擦擦手指,把桌上的一大把钱都收进大裤衩中,站起身拍拍李建国,悠然道,“放心,走了还会再回来,吃饱了,回家!”

    ……

    第二天一早,楚天机是被老妈叫起来的,其实修炼之人是醒很早的,不过昨天喝了不少酒,这才睡得迟了。

    楚蕾高三,当楚天机起来的时候,妹妹已经走了。

    楚兴国还在睡觉,楚天机不想看见自己不对路的老爹,直接就穿上保安员的衣服,临走的时候从大裤衩里把昨夜的收入都拿出来。

    他倒是学得快,钞票都全认识了。一点,竟然总计有一千七百多。

    楚天机心说这个世道倒是正经八百挣不到钱,歪门邪道来钱快,打了一架抵自己一个月工资了。这种架以后得多打打。

    “小天,吃点稀饭再走吧。”金彩凤又唠叨说道。

    “稀饭有什么好吃的?”楚天机哧了一声,把那碗盛好的稀饭推到一边。

    金彩凤倒是没看见楚天机数钱,看见儿子不喜欢吃稀饭,低着头默默地在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塞给儿子道,“你出去下碗面买几个包子,现在上班了,辛苦。”

    楚天机看着金彩凤鬓角的白发,再看看皱巴巴的二十块钱,心里最软的部分仿佛被揪了一下。他微笑道,“妈,我现在上班了,不缺钱,理应是我养您老了。”

    说话间,他把那叠钱都掏出来,就留下两张,其他塞在了金彩凤的手里,站起来道,“我去上班了!”

    金彩凤吓了一跳,一看这叠钱还不少,吃惊道,“小天,这是哪来的钱,你可不能做坏事啊!”

    楚天机笑道,“妈,赚钱的方法多得是,你儿子还不需要做坏事来赚钱。”

    说完,他正正警帽,起身走了出去。

    坐在那里的金彩凤突然发现,儿子生的很高大,就像一株参天大树,已经可以遮风挡雨,守护一方!

    看着手里的一叠钱,金彩凤眼角不由得又泛起泪花。儿子,长大了!

    虽然昨夜挣的钱转眼只剩二百块,不过楚败类却是觉得一声轻松,口中哼着大唐妓院里的小调,走出宿舍区。

    看来昨夜楚兴国撒酒疯的事已经传遍宿舍区了,楚天机就感觉到处都是指指点点的目光。虽然楚天机也挺不喜欢楚兴国,不过对于这种同情、鄙视、看不起,又带有一点高高在上的目光,他更加的厌恶。

    “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等老子升官发财,踩死你们!”

    楚天机不爽地走出宿舍区,招来一辆的士,直接去了江滨路警探所。

    不久以后,江滨路警探所门前,一身保安员制服的楚天机从的士里走出来,抬头看着小门楼上的大华帝国国徽,这厮正正衣冠,大步走了进去。

    和昨天热热闹闹的审讯小姐嫖客相比,今天警探所里却是清净得很。走进保安员科,里边只有一个姓胡的老保安员,这老头纯属在这里养老吃闲饭的,啥时也不管。

    楚天机点头叫了一声胡老。正在低头看报纸的老胡摘下老花镜,道,“今天江滨出了命案,他们都去出警维持秩序了。”

    “哦,怪不得我进来没见到几个人。”楚天机过去八卦道,“多大的命案?这边经常出命案么?”

 第十八章 忠实读者

    “我们这边靠近江滨,治安情况复杂,打架斗殴和毒品案件,甚至偷渡走私都有,杀人案倒是不多。”还别说,胡老保安员虽然不管事,知道的倒是不少,他又道,“其实也不用那么多人,那些家伙是去看热闹了。”

    楚天机笑道,“您老怎么也没去看热闹。”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胡老白了楚天机一眼,低声道,“那些横死之人的灵魂很难消散,你们年轻人屁股下边都有三把火,我们老了,得防着这些。”

    楚天机嘿嘿笑道,“您老这是封建迷信啊。”

    “我早看出来你比我还封建迷信,别人我才不说这些。”胡老说完站起来,道,“我出去吃个早饭。”

    胡老出门而去,办公室只剩楚天机一人,刚好看见胡老这边堆着很多报纸,楚某人埋头看了起来。

    什么日常新闻、国际大事、体育娱乐、小学生作文,这些他都是不看的,来回一翻,终于找到他感兴趣的内容。

    “历史上的点滴。”楚某人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二十四小时,虽然他已经尽快融入这个社会了,可是他还是有很多疑问。

    其中最大的,莫过于从大唐到现在的上千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多少历史的事件!

    刚好,报纸上这个小小的专栏,满足了楚天机的需要。

    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都有电脑和手机,年轻人都喜欢在那些高科技产品上获取信息,报纸倒没人看了,所以全被老胡收集来,堆在桌上。

    这倒有利了楚天机,这厮一头扎进故纸堆,如饥似渴的了解起大唐至今的历史起来……

    和我们熟知的历史有些相似,大唐以来,华夏数次被外族侵袭蹂躏。先有大月族大强族袭扰,而后更是被哥尔布铁骑肆虐,大华人竟然变成奴隶民族!楚败类是一个标准大华族主义,看见这些如何不怒?

    再看下去,越看越怒。我泱泱华民,天朝之邦,中央之国,竟然屡被外族征服!最让楚天机愤慨的是,近代一些年,就连那些金发碧眼的蛮夷之人,都来欺凌我族!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附近有一些弹丸小国,竟然都骑在大华头上,侵略屠杀,触目惊心!

    “气杀楚某!”楚天机看得胸口郁气充满,拍案骂道,“大唐之时,那些小国瀛人视大唐为天朝上族,狗一般的摇尾乞怜,三番五次派来遣唐使学我天朝学问,可没想到竟然如此残暴不仁,回头反咬一口,恶毒更甚他族!真是可恨!”

    “是呀,我也最恨小瀛国,残忍、变态!”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声音。

    说话的正是海州晚报的陈笑笑,她昨天虽然气的把楚天机赶下了车,可是她回家再把手机上录下的视频看看,越看越觉得这厮是高人。

    所以今天一早就又过来了。一个好的记者,是绝对不会被一次两次的挫折所能赶走滴!陈笑笑进来之前,又使劲捏捏自己的小拳头!

    楚天机并没有站起来,放下报纸,回头一看。

    只见陈笑笑今天没有穿那些宽松的露胳膊露大腿的衣服,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女式尖领衬衫,很合身,勾勒出优美的线条。下边两条笔直的长腿穿着一条很紧身的淡蓝色牛仔裤,尽显两腿的纤细和修长,跟两枝铅笔一样。

    其实陈笑笑今天已经是故意保守了,生怕以为自己着装不当,再引起某些警界败类的邪恶念想,这才把自己身体都包了起来。

    可是她哪里知道,就算是这样也让楚某人满心龌龊。

    “是陈记者啊,今天有事?”楚天机问道。

    陈笑笑这才注意这小子目光盯着自己屁股,她心说,见过色的,没见过这么色的!

    我都已经穿上厚厚的牛仔裤,竟然还被你眼珠子吃豆腐

    当下,她赶紧拉来一张椅子,坐下和楚败类一个高度,这才开口,露出一排雪白的小米牙,笑道,“原来你也是我们海州晚报的忠实读者啊。”

    和陈笑笑面对面,看不见那对屁股,楚某人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道,“是吗,哦,海州晚报不错,这个历史的点滴栏目,让人了解历史上的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不错。”

    陈笑笑感觉找到了共同语言,笑靥一开道,“这个小栏目是我们方主编要办的,别看她是个女人,可是对于历史却是很有见解,特别是对于隋唐时代的历史,她经常说那是中国历史上最有代表性的时期……”

    “是嘛!”楚败类双目中有些激动,他就是那个时期过来,尤其是武太后掌权时期,那些权贵他都认识,非常想知道那些人的下场!

    陈笑笑看见楚天机的表情,顿时心中一喜,暗道真是柳暗花明,没想到你这警界败类竟然喜欢历史!

    她趁热打铁,道,“要不这样,回头我帮你引荐一下,和我们方主编详谈,她可是才女,她父亲是北大资深的国学大师……”

    楚天机喜道,“如此甚好!”

    陈笑笑却是把采访录音机拿出来,道,“在此之前,先让我来采访你吧。”

    “采访我……”楚天机顿时蔫了,左右看看道,“你们方主编长得怎么样?可曾婚配?是不是愿意与我研究一下阴阳采补?哎呀,我跟你说,这房中之术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瑰宝。”

    又是采补!陈笑笑心中冷笑,你小子不就是想用这些吓退我么?我昨天上了你的当,今天不可能再次被你激怒!一个好的记者是会调节好自己的情绪的!

    “我们陈主编当然好看,如果她愿意又有什么不可以研究呢。”陈笑笑很有亲和力的微笑,道,“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采访,就算是我们探讨一下房中采补之术,也不是不可以。”

    楚败类眼睛一亮,惊喜道,“真的?”

 第十九章 公报私仇

    陈笑笑看见这小子笑的脸上都开了花,心中鄙视。

    却又听见某人担忧道,“可是这朗朗乾坤,办公场所,我们光天化日就男欢女爱,怕是有伤风化……我毕竟是个探员。”

    毕竟是探员,这小子良心发现了?陈笑笑心中好笑,纠正道,“是保安员!”

    “对对对,保安员,那更要以身作则。”

    “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跟你那啥的,我的意思是口头上的探讨。”

    “口头上的探讨!”听了这一句,刚才还假正经的楚某人一愣,随即大为不爽,道:“那怎么行?那岂不是光说不练?我们身为为人民服务的保安员,不能纸上谈兵!”

    陈笑笑心中暗骂无耻!想要跟女人发生关系还说的这么光明正大!

    她心里很清楚,跟这个小子掰扯半天,也是说不到点子上的。他故意的!

    不过陈笑笑也有自己的办法,你不接受我采访是吧,我这里可有一样东西。

    她微微一笑,从自己小包里,把一只白色的手机拿了出来,很快就翻到了昨天的录下的镜头。

    “警探所保安员威风,所前痛打站街女。你觉得这样的视频曝光,别人会怎么看你们江滨路警探所,以及你这个人呢,楚探员。”陈笑笑把手机放在桌上,终于露出小狐狸一样的笑容。

    “你敢威胁我!”楚某人看看手机上正在播放的画面,脸色大变,目中已经有杀机闪动。

    这小子目光好可怕!

    陈笑笑虽然是个实习记者,不过这段时间也是见过不少人物,可是如此凌厉的目光却是她以前都没有遇到过的!不过她此刻骑虎难下,强硬道,“你别这样看我,我这些录像都备份了!你把我手机砸了也没用!哼,你就算杀了我,也会有别人公布出去!”

    她口中说的强硬,心中却是有点虚,暗道这楚天不过是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怎么会有如此锐利可怕的眼神?看来他果然不是凡人!

    听说还有别人会公布,楚败类有些投鼠忌器。当下只有放下杀念,面色柔和了许多,叹道,“陈记者,其实可以采访的事情很多,你何必和我过不去?”

    这厮眼睛一扫刚好看见报纸上的一个小新闻,他当即指着道,“你看,按摩女被活活钉死,离奇案件,手段残忍,警方至今未破案……你作为一个记者应该去采访这些!”

    “你觉得我这样娇小柔弱的女子适合采访那些凶残血腥的内容嘛。”陈笑笑的心中也是一松,狡黠一笑,大眼又看向楚天机。

    “凶残血腥,我觉得你就挺凶残。”正在这厮感觉无可奈何的时候,办公室外边却是传来一声呼唤,“小天,你出来一下。”

    楚天机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老姑,探长楚丽玲已经站在了办公室门外。

    看见楚丽玲,楚天机心中一喜,老姑您老来的正好,正愁没法摆脱这个陈记者呢。

    不过楚丽玲脸色并不太好,绷着脸,楚天机心中隐约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老姑,有事?”

    楚天机走出办公室,这才看见不远处的走道上,站着三个面色不善的男探员。这三人都不是江滨路警探所的人,楚天机没见过,尤其中间一个男探员,相貌堂堂,肩上杠杠花花的不少!

    “小天,你昨天下班出门遇到小辣椒了?”楚丽玲劈口问道。

    “是啊,她姘头想要敲诈我,被我打了一拳。”楚天机也没什么可隐瞒。

    “那你以前认识不认识王振乾?”楚丽玲又问。

    “哪个王振乾?”

    “就小辣椒的姘头。”

    “哦,不认识。”

    楚丽玲轻松了许多,又问出一句,“那你认识不认识魏芬?”说完她又点明道,“就是小温州的另一个小姐,外号骚姐。”

    楚天机目光茫然,什么乱七八糟,他听都没听过的名字。

    见他这样,楚丽玲面色大松,拍拍他肩膀道,“这就没关系了,那边是区侦缉队的杨队长,他有一些问题要问你,你照实回答就行。”

    杨队长三十岁不到,很有官威的样子,楚天机这种小保安员在他面前就跟空气一样,他说话也是对着空气说,“铐起来。”

    后边两个探员顿时拿着手铐,就要铐楚天机。

    看见要铐自己侄儿,楚丽玲不乐意了,上来挡在楚天机前边,问道,“不是说简单问讯一下,干嘛要上管制手段?”

    杨队长这才低下目光,摆出苦笑表情道,“老大姐,这是一桩恶性杀人案,凶手手段之残忍你亲眼所见。谁也不能保证歹徒在被审问的时候不狗急跳墙,我这是必要措施。”

    楚丽玲瞪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侄子只是协助调查,又不是犯罪嫌疑人,如果以后说起来被上过铐,很不好听,我坚决不同意给他上铐。”

    楚丽玲心说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我的侄子在这里被你铐上,你这是公然打我的脸!

    杨队长有些恼怒,虽然警探所探长和他这个副侦缉队长级别差不多,可是在权力和能量上,他要大得多!

    “楚指导,若是出了状况,你能负责么?”杨队长很不爽的问道。

    “我的侄子,我当然负责!”楚丽玲并不让步。

    “楚探长,你这是公私不分!”

    “我看你是公报私仇!”

    杨大队长名叫杨剑飞,是警队的传奇人物,三十岁不到的二级警督,区侦缉队几乎是他的天下,黑白道通吃,别人破不掉的案子,他打几个电话就搞定了!

    说起来这杨剑飞和楚丽玲有些小过节,很多年前两个人在一个警探所工作。杨剑飞和老婆关系不睦,楚丽玲是个老娘们,爱嚼别人舌根子,某天背后说什么刚好被杨剑飞听见,免不掉吵了一架。

    其实事情过了许多年,杨剑飞被楚丽玲这一提醒,顿时想起这回事儿。

    杨剑飞这厮肚量也不大,心中暗道,楚老娘们,这回有机会了,少不得要收拾你侄子一下!让你背后说三道四!

    想到这里,杨剑飞露出丝丝阴笑,道,“老大姐,你真是……很多年前的事还记得,又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那个不铐就不铐吧。”

    说完,大手一摆,“去审讯室!”

    杨剑飞从事刑警工作很多年了,其实他倒是怀疑过楚天,不过当他第一眼看见楚天,就已经排除了嫌疑。今天这案件残忍无比,简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tiancaixiangsh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