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

天才相少_第8页

天才相少 | 作者:王大忽悠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43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

,而楚天是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脸上稚气未脱,不可能做出如此变态残忍的案件。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杨剑飞决定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整治一下楚丽玲的侄子,让这个老娘们知道自己的厉害!

    审讯室是昨天审小辣椒的房间,这回楚天机这次坐在了小辣椒的位置上。

 第二十章 家门生变

    “姓名!年龄!籍贯……”

    警探所的审讯室是临时审讯室,隔音系统也并不是很好,楚丽玲站在过道上清楚的听见里边杨剑飞等人的大声喝问。

    自己侄儿被审问,她虽然心里不乐意,可是也没有办法。

    她刚刚从案件现场过来。小温州发廊后间,一片狼藉,只容一人的按摩床翻倒在地,翻过按摩床,按摩女魏芬被人用铁钉钉死在床上。她双手双脚都被牢牢钉住,最后一钉在头顶命门。

    现场血迹脑浆一片,魏芬双目惊恐,死状恐怖,作为她这样的老警务都看得毛骨悚然。

    这桩在滨江路警探所辖区之内发生的谋杀案,手段之残忍,犯罪现场之血腥,都是绝无仅有的。

    杨剑飞侦缉队副队长,这个案件的负责人,他审问楚天,这无可厚非!

    说起来,楚天和这个案件的关系,就是羁押小温州老板小辣椒的时候,有一个探员说了一句,“昨天楚天说了小辣椒要有牢狱之灾,想不到今天她就因为店里命案被抓,这小子还真是有点道行。”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杨剑飞是一个无神论者,哪里相信那些神说,顿时就对楚天产生了怀疑,因此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江滨路警探所。

    杨剑飞第一眼看见楚天,就知道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小温州发生的杀人案,凶手一定是一个心理极度变态的家伙,而楚天高高大大,是个刚出校门的阳光青年,不太可能有什么瓜葛。

    但是必要的情况还是要了解一下,何况杨剑飞心里存了整治楚天的念头。

    “楚天是吧,虽然我和你老姑是同事,不过你不要指望我们因为这个徇私枉法,妄图蒙混过关!”杨剑飞对这个嫩秧子没啥客气,瞪着眼睛吼道。

    楚天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看起来是小辣椒涉及了什么案件,他也是很配合的讲诉了和小辣椒的交集。

    实际上就见过三次面:先是扫黄的时候,被小辣椒用卫生巾砸了头;然后在审讯时发现小辣椒面相上有牢狱之灾,就好心提醒了一番;最后,谁知道小辣椒恩将仇报,叫来王振乾想要敲诈他。

    事情说简单也简单,可是在有心人心里一转,意味就不一样了。

    你被小辣椒用卫生巾砸了,会不会视为奇耻大辱怀恨在心呢?你提示小辣椒有牢狱之灾,是不是别有用心故布疑阵呢?你和王振乾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一个混混怎么敢敲诈你一个穿制服的呢?

    “从面相上看出小辣椒有牢狱之灾,简直一派胡言!”杨剑飞很快就找到了审讯突破口,拍着桌子吼道,“楚天,你不要再狡辩了!我看是你早有杀人预谋,所以事先散布谣言,妄图洗脱自己的嫌疑!”

    楚天机两世为人,哪里害怕这种手段,淡淡道,“楚某问心无愧,以上全部都说的实话。”

    他心中感慨这年头实话总是没人信,就像他提醒小辣椒要避祸,她却是不信,依旧招摇,这才引来祸事。

    “实话?我看你是鬼话连篇!”杨剑飞厉声吼道,“你凭着面相就知道谁要坐牢,那还要我们公检法机关干什么?还要警探所干什么?还要帝国政府干什么?”

    楚天机道,“废话,相师又不是神仙,面相只能预测可能,让人趋利避害。世间万事,还要世间之人各自操劳,各司其职!”

    杨剑飞听这厮口中半文不白,心说还小看了这个楚天,丫还是个封建迷信的老手。当下身子一侧,讥讽道,“想不到我还遇到大师了,那你有本事给我看看,我何时有牢狱之灾?”

    坐在犯人座椅上,楚天机心说麻痹,老子又要给人白看相。不过为了洗脱罪名,白看也只有白看了。

    楚天机其实已经看出点名堂,开口道,“杨队长,你侧到另一边,我看看你另一边脸。”

    杨剑飞随口一说,没想到这厮真的给他看。他心中好笑,拍着大腿道,“好!我今天就配合你!”说完,身体又侧到另一边,让楚天机看右侧半边脸。

    杨剑飞左右两个小探员也是好奇的看着。

    “看完了没有,我杨剑飞啥时候有牢狱之灾呀?”杨剑飞正过脸挑衅的问道。

    楚天机道,“没有,你没有牢狱之灾。”

    杨剑飞哈哈大笑,笑声中都是讽刺的意味,旁边两个小探员也跟着好笑,心说这些风水先生就是见风使舵,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三人轰笑中,楚天机却是面色不变,不愠不怒,淡淡又道,“不过你两边脸色略有差异,鱼尾纹淡却清晰。有句话叫偿若眼角纹穿过、配偶一定与人通。配合你的脸色,此事已经到了镜破分裂之时!”

    楚天机说的半文不白,对面三个探员也没听懂。杨剑飞停下笑声,喝道,“什么意思?”

    楚天机道,“我断你家门生变,劳燕分飞之相!”

    他这话就说的很明白了,若是大唐之人就不用再说。不过杨剑飞等人都是现代人,不说明白也听不懂。

    杨剑飞一拍桌子,喝道,“说人话!”

    “没文化真可怕。”楚天机装模作样摇摇头,道,“我说面相显示,你的老婆与人私通多年,今年到了变化之年,此事会爆出来,你很快会离婚!”

    “这……”两个小探员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心中浮出一个字,准!杨剑飞的老婆不检点,这是警务系统人尽皆知的事情!

    两人不敢做声,都扭头去看杨剑飞,发现杨副已经脸已经绿了。

    这种事大家知道,可不能说出来的,你当众说出来,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不过楚天机败类脾气,他早就不爽这个杨剑飞,也看得出这小子和自家老姑关系不好。

    你不是让我说实话,我就实话实说!

    “麻痹,你不想活了!”杨剑飞勃然大怒,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楚丽玲那个老娘们说的,那个老娘们当年能背后嚼舌头根子,现在肯定还在继续说!这么些年,还不知道跟多少人胡说八道过!

    其实楚天机纯从面相上看出来,楚丽玲再三八也不可能跟自己侄儿说一个不认识人的破事吧。不过杨剑飞却是把这两人给恨上了,恨不得把这两人毙了才好。

    杨剑飞生生忍下拔枪的冲动,咬牙切齿道,“把嫌疑人带到拘留所!”

 第二十一章 摊上大事儿

    把嫌疑人带到拘留所。

    听见这句话,两个小探员心中已经明白,杨副真的生气了,这个姓楚的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警探所讯问和拘留所关押,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性质

    在警探所的讯问,实际上也就是一种配合调查,问明情况,俗话说录口供而已。

    可是带到拘留所就不一样了,那就是把楚天已经当成一个嫌疑人,一个准罪犯看待了!

    杨剑飞已经下狠心要搞楚天。

    到了拘留所,手铐脚镣都是必须的。审问也是关在小房间里,不给吃喝不给上厕所强光照射都是轻的,遇上刑讯逼供的,电棒拳头皮带样样俱全!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是将嫌疑人和要案犯死刑犯这些人关在一起!那些犯人反正也不指望出去,甚至不指望活命了,和他们关在一起,不死也得脱层皮!不脱皮也得爆菊花!

    楚天机从大唐到这里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哪懂这些,上铐还觉得挺好玩,锁骨功一缩就出去了!

    不过楚丽玲却是老警务,她清楚知道这其中的名堂。

    “杨剑飞你凭什么带走楚天,他和杀人案有什么关系?”楚丽玲在警探所过道上挡住了准备带走楚天的侦缉队三人。

    “他和小辣椒之间有矛盾,又和潜逃的嫌疑人王振乾斗殴,他完全有杀人动机和能力,现在已经是我们的头号嫌疑人!”杨剑飞毫不客气说道。

    “头号嫌疑人!你开什么玩笑?”楚丽玲不知道刚才审讯都发生了什么,已经惊呆了。

    “谁跟你开玩笑!”杨剑飞冷道,“嫌疑人楚天因为扫黄过程中过和小辣椒结怨,又被王振乾敲诈而加深仇恨,作出这种残忍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楚丽玲怒道,“那他也是杀小辣椒或者王振乾,干嘛杀魏芬?”

    杨剑飞打着官腔道,“所以我们才要带到拘留所好好审问挖出内情呀!楚探长,我们侦缉队破案不用向你汇报吧,请让开!”

    他们在走廊的对峙已经引起很多干警围观,警探所所长高大伟也闻讯过来,问道,“这里是什么情况?”

    杨剑飞和高大伟是警校校友,关系不错。杨剑飞道,“高所,你来了刚好,有人正在干扰我们侦缉队办案,你们江滨路警探所的探长就是这种觉悟?”

    高大伟本来为了辖区出了这么恶性的案件而头疼,此刻更是不爽,斥道,“胡闹!楚丽玲,你有没有原则,有没有觉悟?这种时候还添乱,给我回去!”

    楚丽玲道,“楚天肯定不会是嫌疑人!”

    “这个需要我们调查以后才知道,你是老同志,要相信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杨剑飞打着官腔,喝道,“带走!”

    楚天机一直没开口,主要还是他对关进拘留所没什么概念。不过现在看自己老姑被杨剑飞压制得无话可说,他也是心中憋屈,开口道,“老姑,我和案件没有任何关系!他让我看相,我看出他老婆跟人私通很快要离婚,他就急了。”

    “哗!”在走廊两侧办公室的探员有三十多个,听见这句话顿时哗然一片。

    杨剑飞心说今天这脸丢大发了。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咬牙切齿暗道,楚天啊楚天,你麻痹这回进拘留所别想出来了!老子不把你整死,老子这个侦缉队副队长不做了!

    “带走!”杨剑飞脸色铁青吼道。

    楚丽玲八年前就听说过这事,心中暗骂自己侄儿不懂事,这种事是能拿到大庭广众下说的嘛?不过这也坚定了她给楚天洗清冤屈的心,她推开高大伟,又一次追上去,喊道,“杨剑飞,你给我站住!你说他是嫌疑人,你不拿出证据,别想从我这带人!”

    看见楚丽玲挡在警探所的大门口,楚天机心中突然泛起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感觉,上一世他是一个孤儿,何曾有人如此对他?当日在皇宫之中被李淳风狄仁杰等人指责问罪,又哪有一个人出头帮他?

    这就是从来没体会过的亲情么?楚天机心中暗道。

    杨剑飞看见楚丽玲又上来了,心中暗骂这个女人还真够彪悍的,不过你越是彪悍,老子越是不信这个邪!这个姓楚的,我还非带走不可了!

    “楚丽玲,你如此感情用事,干扰了我们破案,你负的起责任么?”杨剑飞阴森森道。

    楚丽玲道,“杨剑飞你少假公济私,你说楚天是嫌疑人,你得拿出证据。”她说完对楚天机道,“小天,你昨天一夜都在哪里,有没有人证明?”

    她果然是老警务,一眼就看到问题的关键。不在场证明,就是此刻的关键!

    楚天机道,“有有有,我昨天跟人吃烧烤吃到半夜一点半回家,回家就睡觉,都有人证明!”

    杨剑飞脸色更阴沉,一字一句道,“这些都要我们调查以后才能确定,在调查之前,楚丽玲还请你回避!这个人,我一定要带走!”

    高大伟也道,“楚丽玲,让开!不要胡搅蛮缠了!这个探长你想不想做了!你这个老警务都不相信我们警务系统,老百姓还怎么相信?”

    楚丽玲道,“正是我是老警务才不相信!”

    高大伟气的说不出话,喝道,“你!”

    正在僵持,一辆三菱SUV停在了警探所小楼前,下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探员。女探员英姿飒爽,站在阳光下,黑色合身的警服勾勒出完美的线条。

    她远远的说道,“杨剑飞,你抓的那个不是嫌疑人。”

    杨剑飞眉头一皱,心中暗道,她怎么来了!

    高大伟一看,也认识来人,这个女人叫李蔷,可是海州警务系统出名的人物!

    她长得很漂亮,背后被称作海州警队一枝花。她的父亲是市局副局长李秋生,后台也很硬。她业务能力也很强,别看年纪轻轻,已经是市局要案组组长了!

    杨剑飞只是区侦缉队的,见到市局的人当然低人一级,不过他还不想放弃,依然冷然道,“要案组李组长,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嫌疑人?”

    李蔷二十来岁,穿着黑色的警服,扎着清新的马尾辫,面容虽然美丽,可是却表情冰冷得很,走过来打量一下楚天机,道,“没错,他不是嫌疑人。”

    杨剑飞不悦道,“怎么就不是嫌疑人?”

    李蔷后边走出一个小白脸男探员,道,“昨天午夜一点钟,也就是发案时间,我和李蔷探员跟你所谓的犯罪嫌疑人在一家烧烤店吃羊肉串。”

    “什么,你们认识?”杨剑飞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心说这个姓楚的太害人了,你早点说出认识李蔷,我就不这样了。

    楚天机也认出了这两人,正是烧烤店和那些司机发生冲突的那对男女!

 第二十二章 并案侦破

    小白脸探员道,“认识倒不认识,不过他风水方面好像很厉害,让人印象很深刻。”

    杨剑飞心说不认识就好办,开口笑道,“原来这样,看来他不是凶手。不过一个案件之中有主犯有从犯,在王振乾被抓捕前,他还是要去拘留所。”

    他这意思楚天机还有从犯的嫌疑,楚丽玲怒道,“杨剑飞,你就是公报私仇!”

    李蔷摆手制止了楚丽玲,转身道,“杨副,这个案件不用你管了,把人交给我就行。”

    “什么意思?”杨剑飞愣了一下,很不爽道,“这是在我们分局侦缉队辖区范围内的案件,管辖权应该是我们!”

    李蔷这个人说话不多,只说主要的,感觉酷酷的。后边小白脸男探员开口说道,“哦,杨副是这样,今年初至今,本市已经发生了四起类似的案件,小温州发廊是第五起。种种迹象表明,这应当是同一个凶手,所以市局批准并案侦破,由我们要案组负责。”

    “并案了!”杨剑飞又是一愣,目光中有点傻眼的感觉。

    不过这个人倒是个人物,很快就回复了正常,对着李蔷微微一笑,道,“早日破案,将这种残忍的凶手绳之以法是神圣的帝国警徽赋予我们的职责!需要我们分局帮忙的时候可以随时找我。”

    李蔷点头道,“一定。”

    杨剑飞知道停留下去也没意义,一摆手,“我们走!”

    后边两个小探员有些不服,不过最后还是拿出钥匙来给楚天机开手铐。不过没成想,楚天机一抬手,把已经卸下的手铐递过来。

    “下次铐紧一些!”楚天机一扬头,神气的说。

    其实凭着他的本事,就算是带到拘留所,也不见得就吃亏。

    两个小探员看见楚天机自己挣脱了手铐,心中都暗说,这个姓楚的有点能耐,不会真的是什么高人吧。

    这时后边传来杨剑飞不耐烦的催促声,两个小探员也回头走了。

    杨剑飞开着警车走上大路没多久,就猛然一个刹车,让两个小探员打车回去。今天这个事,他感觉丢人丢大了。

    他的岳父是前分局局长,当初娶这个花痴老婆就是因为想要找一个后台。现在他从小探员成为了侦缉队副队长,而岳父也在去年退休了,最可恨的是他老婆依然不消停。

    “看来真的到了解决这件事的时候!”杨剑飞已经下定决心离婚,不过想到楚天,他可没有一点感激的意思,“楚天是吧,你让我丢这么大的脸,我管你是不是风水先生,别给我逮到机会!”

    坐在车里,杨剑飞双目中闪出怨毒之光。

    江滨路警探所。

    高大伟听说之前已经发生过四起同样的案件,他心情一下就好了。倒不是幸灾乐祸,而是说明这案件和辖区的治安没有关系,是流窜作案!

    流窜犯这玩意谁也防不住不是?分局市局领导也不好因为这个事批评他。

    “并案好啊,这种对老百姓的生命财产有重大威胁的犯罪份子,一定要在最快时间绳之以法!耽误一刻,可能就会损失一条鲜活的生命!”高大伟场面话也很会说。

    李蔷可没空跟他打官腔,面若冰山,道,“我有些话要问他。”

    李蔷说的“他”,就是楚天机。

    她和小白脸男探员刚才去过现场了,没找到什么线索,听说杨剑飞查到点什么,所以赶来。

    不过当他们看见楚天机,认出这是昨天在烧烤店见过的,就有点失望。

    既然来了,李蔷他们还是要问一下,说不定能有什么蛛丝马迹呢?人家杨剑飞也是一个老刑警,说不定这姓楚的真的有什么名堂。

    “哦,我们一定配合调查。”高大伟转身道,“小楚,这是市局要案组的李蔷和梅士兵探员,别看他们年轻,可都是破过很多大案要案,你不要隐瞒,有什么说什么!如果在案件中有什么牵连,更要争取时间,争取宽大!”

    楚丽玲道,“高所,你这是什么话,我侄儿我看着他长大的,绝对不可能做那些事!”

    李蔷也没理这两人,冰冷一摆手,“铐上!”

    后边小白脸男探员梅士兵对着楚天机嘿嘿一笑,咔嚓一下铐上。因为有前车之鉴,铐上以后还加了一把力,把楚天机两手勒得死死的,手腕生疼。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tiancaixiangsh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