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

天才相少_第9页

天才相少 | 作者:王大忽悠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44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

    楚天机大怒,心说麻痹的,你们比那个羊贱飞还要狠呐!

    李蔷问道,“借用下你们的审讯室,在哪边?”

    高大伟连忙道,“这边这边……”

    梅士兵拉着楚天机的手铐走在后边,这小子看出楚天机的不爽,嘿嘿笑道,“哥们,忍着点儿,这是程序。”

    程序你大爷!楚天机心中暗骂,嘴上道,“白眼狼,没义气!老子帮你们打了一架,你们倒跑了?”

    梅士兵回头打量一下,没看见这小子有伤,这才道,“你们也不错啊,两男一女打十几个,居然没挂彩。”

    “就他们?”楚天机眼睛一瞪,冷哼道,“最后全恨不得跪在我面前!”

    梅士兵扔过来一个白眼,“你吹牛逼吧!”

    其实他昨天和李蔷在浩淼烧烤店是有任务的,化妆侦查,跟踪一个毒贩。他们这边打架的时候,对面毒贩刚好离开小宾馆,所以这才匆匆离去。

    当时梅士兵还想,那两男一女怕是要被打惨了。

    不过今天一看,这小子倒是生龙活虎的。但是要说楚天机他们打跑人家十几个,他也没相信。

    说话之间,李蔷和梅士兵带着楚天机又一次回到审讯室,楚天机心说,得,还得继续审。

    李蔷他们和杨剑飞不一样,杨剑飞那是故意找岔子的,李蔷他们就比较客观,几句话一问,也就基本排除了楚天机的嫌疑。

    再说了,楚天机昨天晚上在浩淼烧烤店的风水本事,李蔷和梅士兵都是看得清楚。

    “看来杨剑飞这家伙真的是假公济私。”李蔷低声嘀咕了一句。

    梅士兵干脆抬头问道,“楚天机,你跟杨剑飞之间有什么矛盾?”

    “哪有什么矛盾,就是他让我看相……”楚天机把事情一说,梅士兵哈哈大笑,一直冰山一样的李蔷竟然也是如同冰山开花一般,笑了起来。

    可是他们这边开心,审讯室外边却突然响起了惊呼声,“楚探员你怎么了?”

 第二十三章 诡异脚疼

    审讯室外边的过道有些阴暗,靠审讯室的门边有着一排绿色塑料椅。

    过道上,有一个穿着白衬衫和淡蓝色牛仔裤的高挑身影,实习记者陈笑笑抱着资料袋,吃惊的看着警探所探长楚丽玲。

    此刻的楚丽玲有些奇怪。

    刚才还很彪悍的楚指导,此刻坐在塑料椅上,面色痛苦,抱着自己的右腿,啪啪啪地,用拳头使劲砸自己脚面。

    “楚探员,您这是……”陈笑笑心说这探员大妈莫非有自虐倾向?

    楚丽玲看见是这个小记者,不太感冒,皱眉道,“什么事?”

    “哦,是这样。我听说上午是您第一个冲进犯罪现场,想请您描述一下当时的场景和您心里的第一感觉。”

    陈笑笑本来是等楚天机继续采访,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她敏锐感觉到,今天早晨发生的这起杀人案或许有点意思。

    连环杀人案,铁钉活活钉死,很吸引眼球!

    刚才,她已经对进入过现场的小孔探员等人简单采访过,又听说楚丽玲是一个进入的,所以想从这边再挖点案情。

    “案件不是我负责,找别人去!”楚丽玲对这长腿女记者不感冒。

    “毕竟是您第一个进入现场,您就说几句吧。”陈笑笑尽量显示出亲和力。

    楚丽玲疼得都要命了,白眼一翻,没好气道,“一边去!”

    陈笑笑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只有转身离开,却又听见楚丽玲痛苦呻吟道,“怎么这么疼啊?”

    陈笑笑是个善良的女孩,当下又回头,一看吃了一惊。

    原来楚丽玲这一会儿,已经疼得满头大汗了!

    陈笑笑美眸吃惊道,“楚探员,你这是怎么了?”

    楚丽玲苦道,“我也不知道,早上好好的!”

    她自己也奇怪,早晨好好的,去过杀人现场回来,也正常。可就在刚才和杨剑飞交锋的时候,她就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脚踝部正前方,一阵接一阵的刺痛。

    而且,这种刺痛发展很迅速!越来越痛,深入骨髓!

    “怎么回事?就算被杨剑飞气到,也不会是脚疼吧?”楚丽玲都要晕死了,这脚怎么突然疼了起来?

    她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陈笑笑在她身边坐下来,提醒道,“你里边……是不是破了?”

    被这一提醒,楚丽玲也顾不得公共场合,赶紧脱了平跟皮鞋,扯下短丝袜。

    “没有问题啊,怎么会这么疼?”楚丽玲的脚很正常,看不出一点问题。

    看上去正常,却是疼痛迅速的加剧,实在是诡异至极。

    转眼又是一会儿,楚丽玲额头的汗珠已经跟黄豆差不多大了!

    陈笑笑也帮不上忙,问道,“楚探员,要不要我扶你去办公室?”

    楚丽玲疼得厉害,想到刚才对人家陈记者不太客气,不好意思点头道,“那谢谢你了,不知道怎么搞的,脚要断了一样,一阵阵的……”

    “没事儿。”陈笑笑扶着楚丽玲站起来,楚丽玲身材有些发福,陈笑笑扶着有些费劲。

    两人刚站起来,楚丽玲突然呻吟道,“不行!不行……又疼了,啊!”

    说话之间,竟然轰地一声,一下晕倒在审讯室门前的排椅上。

    陈笑笑哪见过这个事儿,吓得惊慌失措,失声喊道,“楚探员你怎么了?快来人啊,楚探员晕倒了!”

    外边的嘈杂第一时间传进审讯室,刚好这边讯问已经告一段落,李蔷和梅士兵对视一眼,道,“怎么了,出去看看。”

    梅士兵走出去发现楚丽玲晕倒了也是很吃惊,刚才觉得这个女人还挺彪悍。无论是外形还是性格,楚丽玲在海州警队都是出名的泼辣。

    李蔷也是跟着走出来,这时已经有不少警探所的干警过来了。

    陈笑笑见来了不少探员,连忙道,“刚才楚探员说她脚踝疼,我说扶她去办公室休息,可是她刚站起来,就疼晕了过去。”

    警探所都是楚丽玲的老同事,都纷纷道,“脚疼疼晕了?关节炎么?没听说她有这个毛病啊!”

    所长高大伟也跑下来,他今天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刚被分局电话批了几句,现在楚丽玲又晕倒了。

    “怎么回事!”高大伟问明情况,指着一个小探员道,“小孔,送楚探长去医院,其他人都回自己工作岗位!”

    “等一下!”一个人影从审讯室跑出来,正是楚天机。

    他跑出去托起楚丽玲的右腿,看不出异样,再推开围观人群来到楚丽玲上半身,用手指拨开楚丽玲头发,一看有些吃惊,“面色如金纸,眉心一线黑,难道是……”

    高大伟看见又是这小子生事,没好气道,“楚天你就别添乱了!你姑都这样了,快点送医院吧!耽误不得!”

    楚天机心中只是猜测,也不敢乱确认,也只有赶紧抱起楚丽玲,赶紧给医生看比较好。

    高大伟唤道,“老李,你开车送一下!小孔,去财务科借点钱!”

    楚天机抱着楚丽玲出来,老李已经开着所里的银杯面包出来了,赶紧上车,后边小孔也风风火火跑了出来,“走,市人民医院!”

    他们这一走,警探所里又恢复一片安静,干警们各回各位,李蔷也走回了审讯室。她刚要说什么,却是美眸之中猛地一惊。

    “小梅,刚才是你给楚天解开的手铐?”李蔷猛然问道。

    “没有啊,蔷姐你忘了是我先出门的?”梅士兵笑着走进来。

    “那这个是怎么回事?”李蔷抬手一指,只见在审讯椅上,一副银光闪闪的手铐正静静躺在那。

    梅士兵看得也是目瞪口呆,口中连叫,“不可能!不可能!我给他卡的死死的!怎么解开的他……”

    面若冰爽的李蔷目中浮出一丝寒芒,目光闪动道,“看来这小子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希望他不要做什么坏事,否则落在我手上……”

    梅士兵道,“叫他生不如死!”

    李蔷扑哧笑道,“哪有那么严重,将他绳之以法差不多,我们警务人员怎么能动用私刑,一切要依法办事。”

    “是是是。”梅士兵连连点头,不过心说你蔷姐也是很暴力的,海州警队背后都叫你“强哥”呢!

 第二十四章 借金针一用

    海州市人民医院,此刻人来人往,正是繁忙。

    “咔!”一辆白色银杯车骤然停在停车区内,楚天机抱着老姑冲下车,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现代的医院。

    现代化的医院,到处都是窗明几净,纤尘不染,规模和条件都远超古代。楚天机看得暗暗乍舌,心说就算是大唐太医院也比之不及,地面都能当镜子用!

    不过楚天机却感觉难以适应,现代医院都是分成很多科室,而古代中医是不分科的,每个医生都是内科外科妇科小儿科全能。

    “先去外科。”还是小孔探员有些见识。

    外科是个小医生,看了半天拿不定主张,没敢确诊,去把专家请来。

    专家看了半天,摘下眼镜道,“我们这是外科,只负责手术切除修补,换句话说只管能看见能摸到的症状。你这是内科的事,恐怕是神经痛,你去看神经内科。”

    搞了半天不过是跌打郎中!楚天机暗中鄙视,只好又转到了内科。

    到了神经内科,这边医生也没见过这种病,“脚疼疼得晕了过去了,怎么可能?这脚没毛病啊!”

    时间快到中午,楚丽玲脸色越来越难看,可病症也没查出来,医生都束手无策,最后有个医生说,“我们医院刚刚引进了一位留洋博士,新成立了疼痛科,你们去看看。”

    说不得,楚天机他们又急匆匆推着病床来到疼痛科,见到了这位于博士。于博士倒是没有继续推托,说话也是很中肯的样子。

    “当务之急,是止住她的疼痛!让她苏醒!”于方河一语中的。

    楚天机觉得这于博士还是很靠谱的,于是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于博士,我老姑脸色如金纸,眉心有一线黑气,很可能是邪气入侵……”

    “邪气入侵?中邪了?”于方河几乎要笑喷,想不到如此现代化的社会,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相信这些?

    “小伙子,进了医院就要相信我们医生,那些封建迷信要不得!中邪那是骂人的,不可以乱说!”于博士拍拍楚天机忙着去安排止痛针。

    “邪气入侵怎么就是封建迷信了……”楚天机心里郁闷。

    于方河还是有些水平的,他在美国专门的疼痛科医院进修过,见过的疼痛病人也不少。可是今天遇到的这个女探员的疼痛却是奇特。

    “普通的止痛针效果不理想,局部封闭止痛无效,上杜冷丁!”

    现代的治疗方式和古代完全不一样,楚天机这厮看得目瞪口呆,看着小护士把一管管的药水打进楚丽玲的身体。

    上了杜冷丁,有些效果,楚丽玲悠悠转醒。

    不过醒了还不如不醒,楚丽玲刚睁开眼就开始喊脚疼,特别疼,一阵接一阵的疼。

    这时,楚丽玲的老公也来了,也就是楚天机的老姑父,叫常福海,在市郊的小河子乡当副乡长。常福海和高大伟有些联系,接到高大伟电话,他匆忙开车赶来的。

    别看常福海还是个国家干部,可其实是个没主见的人。看见老婆疼的哭喊,他急得热锅上蚂蚁似的,也说不出什么。

    于方河一看,杜冷丁都没用,心里也有些吃惊,暗说这是什么毛病?不过他也有办法,“上镇痛泵!”

    镇痛泵那是给手术病人止疼的,里边是吗啡,那个效果跟战斗机一样!

    果然,没一会楚丽玲终于喘了口气,疼痛止住了。她这罪遭得够呛,没一会就睡着了。

    常福海也松了一口气,道:“到底喝过洋墨水的,还是有点本事。”

    小孔道,“可是这到底什么病呢?”

    这时穿着白大褂的于方河走进来,道,“人的身体有很多奥秘,迄今为止也没有人可以完全的解释人体内部秘密,造成疼痛的原因也有很多,经常都无法查明,我们只有止住疼痛,让病人有一个快乐的生存环境。”

    小孔问道,“那万一再疼呢?”

    于方河摇头道,“不可能,她身上装的镇痛泵是目前最强力的止疼装置,开关在她手中,她自己可以调节药量……”

    他还没说完,楚天机就摇头道,“没用,她十有八九还要发作!”

    于方河是海归博士,又是海州人民医院重点引进回来的,当然有些傲气。听楚天机插嘴,他不悦道,“你怎么知道没用?”说完想起什么,带着些讽刺道,“莫非那些邪气还在?”

    楚天机可没心思跟他开玩笑,点头道,“不错!那些邪气还在,而且现在又有变强的迹象!若是有金针,我倒是想一试邪气有多强。”

    于方河冷笑道,“那你可以找中医。”

    楚天机这才知道,原来还有中医,眼睛一亮,连忙道,“去找中医!”

    常福海不想得罪于博士,制止楚天机,“小天,你就别添乱了!这才刚好!”他说完楚天机又问道,“于博士,若是镇痛泵真的没用,那又怎么办?”

    于方河犹豫一下,道,“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切断她那只脚的疼痛神经,嗯,对她以后走路会有些影响……”

    “啊!”常福海惊得话都说不出。

    这句话把常福海吓到了,因此于方河走后,他也没有阻止楚天机去找中医。实际上他作为一个乡镇干部,见到的那些乡镇企业家老板,信这个的多了!

    时间已经是中午,中医科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医生也姓于,刚刚送走最后一个门诊病人。虽然他已经饿了,不过听楚天机一说,他还是决定前去看看。

    楚天机的猜测没有错,就在他去请中医的时候,楚丽玲醒了,又疼了!

    “镇痛泵的作用正在变弱,病人正在不停的增加吗啡来克制疼痛!”于方河午饭也没顾得上吃,站在病床边也有些发蒙,难道真的要切断脚神经?

    不过更让人揪心的情况发生了,楚丽玲呻吟道,“不好了,不好了,我左脚也疼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常福海急得双目含泪,他也没啥主见,只是不停问,“于医生,怎么办?这是怎么了?到底什么病?”

    正在这时,楚天机带着中医于赞谦走了进来,看见老姑这样,他也是很揪心。在警探所,老姑是那么的维护他,那么坚决!他怎么能袖手旁观?

    “老姑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楚天机大步走到病床边,回头大声道,“于主任,借金针一用!”

 第二十五章 大胆的猜测

    楚天机口中的“于主任”,当然是说跟着他进来的于赞谦。

    说起来于赞谦在这海州人民医院也是响当当的一块牌子,中医科主任,人称于半仙,同时还是海州人民医院的副院长!

    疼痛科于方河看见于赞谦来了,也是恭恭敬敬叫了一声,“于院长。”其实于赞谦还是于方河的大伯,不过在医院里,大家都是用职务称呼。

    于赞谦没说话,点点头,走进来看病人,中医讲望闻问切,望是第一步。于赞谦师从海州老一代名医,水平也不是小医生能比,他只是一望,就眉头皱了起来。

    “这病,不太好办啊。”于赞谦暗道。

    此刻楚天机已经准备出手了。之前他一直忍着,并不是顾忌什么,他败类脾气哪有顾忌。

    他没出手是因为他摸不清楚丽玲的情况,万一适得其反,那就麻烦了!

    不过现在却出现一个关键的情况,楚丽玲的另一只脚也疼了!

    这顿时让楚天机心中想到了什么!

    “于主任,借金针一用!”楚天机开口说道。

    “什么,你要金针?”正在看病人的于赞谦吃了一惊。

    他是来看病人的,可是现在……楚天机不要他看病,只是要借用他的金针。

    “你会针灸?”于赞谦又追问一句。

    “略懂一些。”楚败类并没有说谎。

    如果说风水相术,他敢拍着胸脯自称高手,可是行医诊病,他只是从袁天罡那里学了一些皮毛基础。

    “略懂一些?你当这里是做试验?”疼痛科于方河博士不太高兴,他允许大伯来会诊病人,却不会允许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保安员在这里胡乱出手。

    “我看你们对阴邪之气束手无策,我这才出手用我的方法一试!”楚天机开口说道。

    “竟然是阴邪之气!”于赞谦吸了一口冷气,再次重新打量楚丽玲,口中问道,“年轻人,你能看出阴邪之气,可是医书之中阴邪之气分几种?”

    “阴邪之气分五色,湿热霪毒凶!”楚天机脱口而出。

    听见这个回答,于赞谦猛地回头,再次观看这个小保安员,目中有惊异之芒,道,“现在年轻人知道这个的不多了!”

    楚天机可没心思跟这个老中医废话,不耐烦的问道,“于主任,你金针带了没有?”

    于赞谦道,“我随身带了。”

    这下于方河博士看不过眼了,连忙道,“病人亲属,你不要对病人胡乱治疗!进了医院,就应该相信我们医生,如果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楚天机瞪眼道,“之前相信你们,你们又有什么办法?切断神经,现在两只脚都疼了,难道还好切断两只脚?她以后走路怎么办?”

    “这个……”于方河哑口无言。

    楚天机又道,“我告诉你,若是不赶紧治疗,接下来很可能是两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tiancaixiangsh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