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

天才相少_第10页

天才相少 | 作者:王大忽悠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44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

手都出现症状,难道还要再切手上的神经?那不完全成了废人?”

    正在疼得要命的楚丽玲听见喊了起来,“不要让我成废人,我宁可死也不要切神经!常福海,你要是让人切我的神经,我跟你拼了!”

    常福海没什么主见,连忙道,“不会不会,你放心,我不同意。”

    楚丽玲疼得满头大汗,头发全粘在脸上,她又喊道,“可是我疼啊!你们给我打个针让我昏迷吧!”

    常福海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他倒是认识于赞谦,主要是于赞谦的弟弟是副市长,他是官场上的人,这些关系都是了解的。

    他拉住于赞谦,含泪道,“于院长,人家都说你于半仙,你就亲自出手吧。”

    于赞谦道,“湿热霪毒凶,前两种我能治,后三种我治不了。”说着,他取出金针递给楚天机道,“小兄弟,既然你有把握,那你试试。”

    于方河没想到自己大伯竟然都支持这个小保安员,吃惊道,“大伯!你怎么能让他动手!”

    于赞谦面色一凝,低声喝道,“你可晓得,有些病医生能治,有些病医生治不了!”

    于方河急道,“大伯,你怎么能相信那些封建迷信?”

    常福海也道,“于院长,你就亲自出手吧,小天他哪里会针灸?”

    于赞谦却是双手一摆,微笑道,“放心,针灸扎不死人!”

    虽然他这样说,可是看向楚天机还是很郑重,要知道,如果这一针扎到某些重要的穴位,能不能死人就很难说了。

    不过很显然,楚天机握针的方式,手法、动作,都是非常娴熟,他直接撩开楚丽玲前额的头发,在她眉心寻找穴位。

    楚丽玲疼的脸色苍白,趁着疼痛的间隙,苦笑道,“小天,你一下扎死姑也行,我疼得受不了了。”

    楚天机听了也是心里难过,却是笑道,“老姑,别灰心,阎王小鬼见到我,裤子都要跑掉了。”

    玩笑之中,楚天机已经一针扎在楚丽玲的眉心!

    这一针扎下去,在场所有人都是面色紧张,别人都不懂,只有于赞谦心中暗赞,这个小保安员虽然口说略懂,可是手法阵法之熟练,认穴之准确,扎针的深浅,全部都堪比老中医!

    楚天机胸有成竹,出针速度飞快,没一会,已经在楚丽玲前额上扎了十多根金针!

    “这样就有用?”留学回来的于方河实在不相信这些,科学研究已经证明穴道下边根本没有神经,也没血管,都是很普通的肌肉组织,他一直不信针灸治病。

    可是楚丽玲情况大有好转却是事实,当楚天机行针完毕,她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好多了,虽然还疼,可是已经能够忍受了。”

    “真假的?”于方河心说你不是臆病吧,针灸哪有这么立竿见影?

    楚丽玲又喘着气道,“小天,想不到你还会这手。”

    楚天机道,“老姑,你休息会,我跟小孔了解下情况。”

    他之所以判断楚丽玲是凶邪之气入侵,是因为楚丽玲的双脚都疼了。而从这一点,他有一个猜测,非常大胆的猜测!

    “不错,今天杀人案的被害人是双手双脚被钉在按摩床上!”人来人往的过道上,小孔探员很确定的点头。

    楚天机早就知道这些,又追问,“被害人是不是右脚先被钉!”

    “这个……”小孔就是看见现场,哪里知道被害人是先被钉了哪根钉。他回答不出。

    楚天机又问,“你亲眼看见脚部的钉子没,位置在哪里?”

    “那个钉子我亲眼看见了,正是钉在那个女人脚踝部位的前方,脚面和小腿连接之处!”小孔说到这里猛地警醒过来,双目精光一闪,道,“楚指导的疼痛不也是这个位置?天!完全一致!难道……”

    楚天机点头道,“不错,我猜测我老姑的病和杀人案有关系!”

 第二十六章 不到24小时

    “怎么可能?”小孔完全无法相信,今天早晨的诡异案件,竟然跟楚探长的怪病有关系!

    “怎么不可能?”楚天机道,“之前,我一直也是束手无策,那是因为我看出她是阴邪入侵,可却不敢确定是那种阴邪,不敢贸然出手!直到,她另一只脚也疼起来,这才和今天的杀人案联系起来,所以才确定是凶邪之气。”

    小孔还是无法相信,反问道,“早晨进入小温州发廊的探员多了,我也是其中之一,为什么大家都没事?”

    楚天机道,“不同的人对于阴邪的抵抗力不一样。”

    小孔又道,“海州市每年发生案件上千起,杀人案上百,也没听说过哪个探员得了怪病!”

    “我也不太理解。”楚天机疑惑道,“按理说公门之人抵御凶邪之气的能力应该很强……”

    小孔思索一下道,“难道是因为她第一个冲进去?”

    “这有些可能,不过……”

    正在楚天机思索之时,病房中常福海喊道,“小天,快来看,金针变色了!”

    楚天机赶紧走回病床边,发现自己最先扎下的一根金针下部一截,已经变成了红黑之色!

    旁边坐着的中医科于赞谦点头道,“果然是凶邪,阴气分五色,看这颜色就知道是凶邪,小伙子你说对了,不错。”

    于方河郁闷,他出国留洋都没受到大伯的表扬,这小子随便扎了两针而已。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楚天机这几针确实有效,他也好奇道,“那等这红黑色的气都出来,是不是就好了?”

    于赞谦摇头道,“不乐观,这凶邪之气很强!虽然跟随金针溢出一些,可是更多的凶邪之气却是依然在扩散!眼前最多只是缓解而已!”

    对他的话,楚天机也是很赞同。这一圈金针,虽然将凶邪之气固定在一定范围内,可是并没有完全挡住,那些凶邪之气很强,不是金针能够挡住!

    “老姑,你右脚疼是几点,左脚疼又是几点?”楚天机突然问道。

    “右脚大约是……八点。”楚丽玲回忆一下,又道,“左脚就是刚才一会。”

    常福海补充道,“十二点的样子。”

    这一听,楚天机眉头大皱,自言自语道了一句,“四个小时!”

    于赞谦对他招招手,大家走了出去。

    楚丽玲看见大家走出去,很担心的喊道,“小天!”

    楚天机回头安慰性的笑了笑,跟着大家走了出去。

    病房门口,于赞谦道,“刚才我听你们说,我有了些了解。如果病人的病情真的是和杀人案有关系的话,那么,我推测一下……”于赞谦顿了一下,道:“那就是再过四小时,病人的一只手也会有同样的疼痛症状;然后同样是四小时,就是另一只手;最后就是头,到了那一步,病人那就没治了。”

    小孔吃惊道,“你们是说,楚指导也要跟小温州发廊的被害人一样,双脚双手被铁钉钉透,等第五钉钉在她头上,她就会和那个女人一样死掉!”

    对于小孔的问话,大家都是沉默不语。

    于方河还是无法置信,虽然他是医生,还出国学习过,也没听说过这种事。

    而于赞谦虽然懂得的略多一些,可是也都是猜测,不敢下结论。

    只有楚天机点点头,道,“不错,表面看不出,可承受的痛苦一样。”

    小孔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就是说楚指导在四点会手疼,八点会两只手都疼,晚上十二点,就会没命!”

    楚天机道,“在我的金针控制下,现在间隔时间大约是八小时。”

    小孔略一计算道,“那就是明天十二点!距现在还有不到二十四小时!”

    于赞谦道,“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这种病我们医院真的治不了,你们如果没有办法……就准备后事吧!”

    这时常福海从病房走出来,本想说大家受累了,去吃个午饭吧。可却是听见这一句,他顿时就站立不稳,几乎晕倒,好在于方河赶紧扶住了他。

    常福海含泪道,“于院长,想个办法救命啊,她年纪轻的很,大早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于赞谦道,“我们医院真是没办法,如果是我,这种病是肯定不收的!”

    说完,他叹了一口气离开。

    于方河也没说什么,点点头,转身离开。

    常福海也没了主意,看着楚天机道,“小天,这可怎么办,我都没有主意了,难道真的要准备后事?”

    楚天机看看病房里躺着的楚丽玲,双瞳猛地一收,昂头道,“我老姑没有早亡之相!放心,我一定会把老姑救回来!”

    要救楚丽玲最重要的,要明白她是怎么中了这凶邪之气,楚天机决定去小温州发廊去看看。

    没一会,老李开车,带着楚天机和小孔返回江滨路,而常福海就留在医院照顾楚丽玲。

    直到现在小孔和老李还是觉得无法置信,怎么生病和杀人案联系上了!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在他们看来,楚丽玲的脚疼或许只是巧合!

    一会以后,银杯车来到了江滨大道。

    江滨大道,算得上海州市最有特色的一条街。左侧是碧波荡漾的海边,淡蓝色的海浪轻拍沙滩,金黄的沙滩上点缀着黑色的礁石,隔几步路就有一家开在渔船上的海鲜大排档,吹吹海风吃吃海鲜,无比惬意;而在右侧是一个狭长的海滨公园,一眼望去绿树成荫,树下有很多条椅,一条小道延伸进树林之中,这就是海州最浪漫的情侣路。

    不过这些年,站街产业蓬勃发展。每天到了晚上,海滨公园附近就有大量的失足妇女林立,三三两两,招揽生意,谈好价格就在公园深处交易一番,所以情侣路倒变成了野鸡路。

    银杯车就停在公园后边,一条狭窄的小道口上,可以看到小道两边都是发廊、按摩、洗脚。名称不一样,其实做的都是皮肉生意。

    “小温州就在里边,门口拉着警方胶带的那家,已经被封了,我们不太好进入……”小孔坐在车上指了指。

    案件现场已经被要案组暂时查封,他们没有得到许可进入,那是违反纪律的!这种事可大可小,老李和小孔都不想担责任。

    楚天机知道这两人的心思,鄙视他们没义气,不过这两人去了也没用,摆手道,“你们找地方吃饭吧。”

 第二十七章 败类中的奇葩

    现在是中午,路两边的小店也都是刚拉开,走出一个个刚刚醒来没来得及浓妆艳抹的女人。

    看见有人穿着警服走过来,这些女人都很警惕。

    楚天机一眼扫过去,心说这些货色可都不怎么样,有很多从脸色就能看出妇女病在身,在大唐也只能算是最低贱的暗门子。

    来到小温州发廊,这里拉着警方的蓝色胶带,卷帘门上贴着封条。

    楚天机走过去拉了拉卷帘门,感觉锁死了,他一用力,发出哗啦一声巨响。声音吸引得附近的站街女都伸出头来看,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太放肆,只好回头怒瞪一眼。

    不过那些站街女都是老油条,也回敬的瞪眼,仿佛在说,穿警服怎么样?小保安员,老娘什么都不怕!

    麻痹,这年头暗门子都那么猖狂。楚天机心里骂了一句,却也只有败下阵来。

    正面行不通,他就绕到了小温州发廊的背后,那是一个老旧小区里,发廊后间有一个窗口正开在这边。

    楚天机绕过来以后,就看见窗口旁边停了一辆红色的甲壳虫车,一个漂亮妹纸正在吃快餐饭呢。

    人比人气死人,同样是女人,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比刚才的庸脂俗粉强太多了。

    原来陈笑笑从警探所出来也没闲着,她倒是接受了楚天机的建议,把视线投向这件离奇杀人案。于是就来到附近采访了一下,不过她始终还是想要看一下犯罪现场,再拍两张照片才是最好。

    可是等她来到后窗,却发现窗户锁着。本着一个实习记者的“职业精神”,她就想等到午休时间,人少就撬开窗,把相机伸进去拍几张照片。

    等待之余就买了个盒饭在吃,却没想到见到熟人了。

    陈笑笑看见楚天机也是一愣,心说这小子怎么来了?不过还是立即当下盒饭跑了出去,问道,“楚探员,你来找我?”

    虽然这女人很好看,不过楚天机总觉得她有点纠缠不休,而且又是记者,麻烦。心说怎么到哪都遇到这个女人。

    “你不找我就谢天谢地了。”

    “我有那么招人不待见么?”陈笑笑不爽,平日想跟她搭讪的男人不要太多!

    “有!”楚天机很确定的回答了一句,走到后窗边。

    这个窗户玻璃上全是灰尘泥土,里边还拉着窗帘,根本看不见里边的情况。

    陈笑笑这才明白这厮跟自己目的一样,连忙道,“这窗户从里边锁啦,打不开。不过……”她嘿嘿一笑,露出小狐狸一样的笑容,“窗户之间的缝隙很大,等会没人……”

    说着她从头上摘下发卡,意思用发卡可以挑开里边的锁扣。

    陈笑笑本来自己想要偷偷的撬窗而入,不过现在来了个替死鬼,她当然乐得让楚天机动手。

    不过楚天机这厮可是败类性子,直接捡起一块石头,咣当一声,把玻璃给砸了。

    砸开玻璃,这厮把手伸进去,打开锁扣,拉开窗,狸猫一样灵活地跳进了窗户中。

    陈笑笑愕然,心说到底是警界败类,够直接。只是,这厮做事根本不考虑影响么?左右看看,还好没人注意,她也爬了进去。

    别看她两腿很长,可是平常锻炼也很少,窗户有点高,一条腿踩上去,另一条腿上不去,在那难上难下,口中发出哎哎哎的声音。

    楚天机已经进入室中,回头看她这样,面无表情的伸出一只手。

    陈笑笑看他脸色,有些不想抓。不过上不去,只好抓住他的手,楚天机一发力,把她拉了上来。

    进入屋中,陈笑笑觉得这人还有点仗义,刚想开口说声谢谢,却听这厮吐出两个字,“败类。”

    陈笑笑恨不得踢死这家伙,心里骂了一百遍,你才是败类,你是警界败类,武林败类,超级大败类!

    楚天机才没空理她,左右观看起来。

    这一间是发廊后间,就是案发现场。房间不大,中间拉着一块布帘,把房间隔成两半,一边放着一张按摩床。

    靠窗的按摩床很正常,另一边的按摩床已经被翻起,地上有着不少的血迹,现在发出一种红黑色,也能有血腥味传进鼻孔。

    “这里就是杀人现场。”陈笑笑走过去,举起照相机拍了两张,只见床上有着清楚的四个钉印。

    楚天机也走过去,发现按摩床表面是皮革,下边一层是海绵,最下边是木板。显然,铁钉钉穿被害人的脚腕,然后钉在最下边的木板上,将人死死钉在上边。

    现场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探员带走,剩下的除了血迹最多的就是草纸,墙角有一个废纸篓,楚天机一脚将其踢翻。里边滚出的都是卷成团的手纸。

    “什么味道?”陈笑笑到底是大姑娘,没闻过这种味道。

    可是楚天机却是知道,道了一句,“阳精的味道。”

    陈笑笑开始没听懂,不过再看见从手纸中滚出的用过的小套子,顿时俏脸通红!

    不过楚天机却是没有见过那个东西,奇道,“这是何物?”

    陈笑笑红着脸道,“还以为你多厉害,套套都不认识。”

    楚天机愣了一下道,“套套是何物?”

    陈笑笑心说真假的,你就算是深山沟的也不会不懂吧?不过看这厮表情又不像装的。

    “额,我也不懂。”陈笑笑红着脸回答。

    楚某人虽然不懂,可是他很快就从抽屉里找到一盒没用的套套,看看上边的使用说明,他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此物竟然是……,真是大开眼界,大开眼界!”楚天机大为赞叹。

    陈笑笑听了都要吐血了,心里大骂,这家伙真是变态,知道了还故意说出来,还大开眼界,大开你的头!

    其实也不是楚天机大惊小怪,古人为了避孕想过很多法子,不过都不奏效,所以楚天机一眼看见这个发明,就有些失态。

    最让陈笑笑无法忍受的是,这厮竟然抬手把那盒套套直接装进口袋,“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败类中的奇葩!陈笑笑又给此人加个了一个外号。她才不管这些,又举着相机四处拍,可这一拍,却是发现了在另一张按摩床的底下,有一张纸,纸上画画很奇特,是一个带着面具的蛇!

 第二十八章 口水又叫唾液

    “带着面具的蛇?”楚天机接过那张纸。

    这是一张很普通的白纸,蛇也画的很简单,寥寥几笔。

    不过诡异的是,那条蛇隐藏在面具后边的一双眼睛,却是虎视眈眈,从各个方向看都在和人对视。

    楚天机看着那条蛇的目光,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陈笑笑道,“这应该是一个图腾。”

    “图腾?”

    “不错,就是某些人的崇拜之物。”陈笑笑点头道,“在远古的时候,人们会崇拜一些他们认为强大而神奇的东西,并且将其作为部落的标志,对其磕头跪拜,每逢一定的日期就会送上鲜活的祭品!”

    “你觉得被杀死的人就是送上的祭品?”楚天机剑眉一皱。

    “很有可能!”看得出陈笑笑还是很有想法的。

    楚天机并不这样觉得,反问道,“那昨天是什么好日期呢?如果这是他们崇拜的图腾,为什么要扔在现场的地上?还有,附近很多发廊洗头房,他唯独选这一家?”

    “因


天才相少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tiancaixiangsh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嬉笑仙侠走进修仙仙路至尊玄门封神落剑凝霜雁翎洞天终极剑尊瞒天成神